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行走的神明》日落神明txt cj 行走的神明SM

更新时间:2019-12-03 04:12:25

《行走的神明》日落神明txt cj 行走的神明SM 连载中

《行走的神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东海黄小邪分类:奇幻主角:贺兰,桑夏

东海黄小邪新书《行走的神明》由东海黄小邪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贺兰,桑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屋中狭小,一群人满当当地站着这才发觉是有多挤。 顿觉拥挤的众人,从站在门旁的阿妖开始鱼贯而出。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空档里、在走出小...展开

《行走的神明》免费试读

屋中狭小,一群人满当当地站着这才发觉是有多挤。

顿觉拥挤的众人,从站在门旁的阿妖开始鱼贯而出。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空档里、在走出小客房前,白与飞的手轻轻地从林染的手心抚过…

“醒了就好。月圆夜你入了时间结界之后,事无巨细一一说来。”

扶苏挥手打开客厅所有的门窗,秋日午后的风带走空气中的微热,更拂去了众人心头多日来的忧虑。

“哦”白与飞听话地点点头,开始倒带回忆“是贺兰,那天夜里……”

……………

月圆之夜,白与飞依着幻灵秘符指引,找到了时间结界与人类世界连结的所在地,也就是师暄暄坠落造成魂体分离的临沂市。

中心大厦楼顶,在月光的照耀下,白与飞掌中的秘术符文突然由微光转变成极亮的昼光时,他进入了时间结界。

而师暄暄则依白与飞的嘱咐在人类世界相应的点上,接应他从时间结界中推出的破离石。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时间结界之中,白与飞遇上了飞羽洛溪的叛徒、盗走神器的延音贺兰。

白与飞刚进入时间结界,就被那红山赤石的绝美枯境给震惊了。

毫无危机意识的傻小子,在呆怔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想起自己所处之地以及自己是来干嘛的。

聚起灵力,循着掌心的符文继续寻找破离石的踪迹。

圆月夜一年只有一次,时间本不多,好在有老爹的秘术指引,没过多久白与飞就在群山峦障一处不起眼的山坳里,发现了奇怪的微光。

微光边缘呈棱形,像个机关装置,其内稳合帖切地嵌着块形状一致的石头。

破离石!白与飞兴奋地睁大眼睛,小心脏扑扑狂跳起来。

哇嘎嘎,这么轻松愉快的吗?也没老爹说的那么难嘛。

如此想着,白与飞掌掠出一道灵力那向微光击去。

但结界却并不像想象的那样,破离石并没有因此被推出时间结界。

那一击被结界神秘莫测的能量消去无踪,那块棱形石头好似有自主意识似地从山壁上飞了出来。

这个瞬间,白与飞想也没想就飞身扑向破壁而出的石头。正此时,一直跟踪着他的贺兰也现出了身形。她从白与飞身后一处的岩石块后踏地而起,也向破离石扑了过去。

白与飞感应到身后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袭来,心底不觉一惊。

‘不行,破离石不能丢,暄姐要的东西,不能丢!’心随意动,白与飞背后现出一对亮洁如鹤的纤长羽翼,疾速向石头掠空飞去。

但,他万万没想到,来人也张开了一双羽翼,还是火红色的赤羽!

幻灵族,延音氏??!!!

延音贺兰。白与飞很快得出这个结论。

在贺兰即将靠近身边时,白与飞化羽为刃,万刃齐刺。

眼见羽刃刺入贺兰身体时,她却身影一化成为一团赤红烟雾消失。下一刻再现出身形之时,已经是近在白与飞眼前了。

大惊之时,白与飞左翼勾起破离石以迅雷之势将之卷入羽下,同时张开掌心的符文口中念了一句幻灵秘咒。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空间通道打开近在眼前,白与飞振翅全力飞将过去。

贺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团红色光索抛向白与飞,眼见马上就要飞入结界通道的白与飞被光索结结实实缠住了左脚腕。

天生属性为怂,白与飞压根就不想跟贺兰正面刚。打不过,打不过,逃总行吧。外边还有师暄暄和鹤老接应,到时候看你还能不能凶。

想到这,白与飞咬牙继续振翅向通道飞去,左脚缠着光索、光索的另一端则紧紧拽在贺兰手中。

人在逃命的时候,往往能开发出超越平时的潜力。

向来有‘点’儿废的白与飞,在这个当儿却像是天赐蛮力,向着通道外的人类世界拼命挣扎。

他以为回到人类世界将会继续这场恶战,但当他用尽全身力气进入通道时,却发现不再是那个大厦楼顶,也没见师暄暄与鹤老。

通道的这一头,贺兰停在原地看向他。

只那一眼,茫然无奈的一眼之后,贺兰振臂一抽,红光索拉动白与飞往回一振后散脱回到她手中。

白与飞被这一扯动身体失去了平衡,瞬间像被抛飞的木偶一般,在空中划出一个弧线,好不容易稳住身体却发现已经接近地面。

来不及作任何动作,白与飞收起羽翼,一头撞向了不知名的东西昏了过去…

尔后便遇到了绝世好宅男,啊,真是想念小骆驼的手艺哇!想到这儿,白与飞抿了抿嘴唇上残留的骨汤味儿。

白与飞正准备细述自己是如何被好心人收留、豢养的感人故事时,被扶苏无情地打断了。

“这样看来,元慎推断准确,偷神器之人确实是贺兰无疑。”

“贺兰为什么在你回到人类世界后就放弃了?”

白与飞肯定不是贺兰的对手,但在鲸落镜照见的短暂时间里,他和蒙毅都觉得跟在白与飞身后的人似乎并没有恶意。

换而言之,如果贺兰要弄死白与飞根本不需要躲藏,正面出手就可以了。

所以,贺兰并不是要白与飞的命,照白与飞所说她可以自由穿行时间结界,那么她的目的只是要留下破离石。

但她为什么在追到通道临界点时,就放弃了呢?

“我记得她站在通道边缘看着我的神情很奇怪。那眼神,好像很无奈,又好像,好像很羡慕似的。”白与飞回忆贺兰最后的那个眼神。

幻灵族人天生肤白貌美,贺兰无疑也是面容姣好的,但在她脸上却没有幻灵人原有的纯净无暇,而是一种浓到化不开的忧伤。

“是不是因为她出不来呢?”桑夏在一旁轻声说着,音量很轻更像是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扶苏扭头看着她,柔声问道。

“啊?”桑夏抬起头突然发觉所有人在看着她,一脸茫然。

组织了一下语言,桑夏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就是,小飞说的那个人啊。看着别人离开很羡慕,会不会是因为她走不了,离不开那个地方呢?”

桑夏从扶苏的眼神中读到他已听懂、明白自己话语间想要表达的意思。有人认可就有了底气,说话声音都比刚才大了些。

“因为什么原因,她没办法离开原来所在的那个地方。”

“呃,比方说啊,以前我们村的村花红愿姐,她一直想到大城市闯荡,但是因为她不够钱买车票所以就没办法离开查家村,所以她老是闷闷不乐的。”

“还有以前守祠堂的九叔,老说想去看看北京天安门,但是祠堂不能没人守啊,所以他就一直没去成。嗯,后来等他不守祠堂的时候腿脚又不好了,所以就一直没去成一直念叨。还有……”

桑夏很认真地说了一大通,然后发现除扶苏外,其实人正四脸懵地看着她。

“没事,他们笨。我懂就好啦。”

扶苏温柔笑着摸了摸桑夏的脑袋,完全没在意到自己的说话,已经怼得刚才四脸懵的人此时已换作四脸不爽了。

“我觉得很有道理。”扶苏思考了会儿点点头。

有道理个屁!阿妖呶了呶唇,两眼往一旁斜斜移开,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师暄暄从沙发上站起身,琢磨着造成自己魂体分离的闪光,会不会是白与飞全力一击后透过破离石造成的?还是说,另有其它人在暗中窥视自己?

想是这么想,眼下这些问题也无从考证。不过,总归有一件事让师暄暄感到无比庆幸。

“不管怎么说,破离石现在在我们手上。”

师暄暄的一句话,引得一屋子人齐刷刷看向白与飞。

白与飞喉头一紧,背后一凉,艰难地咽了口口水。不知道为神么,他觉得自己此时就像是案板上的一块肉。

《行走的神明》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