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使的羽》天使的羽毛 女王受 天使的羽调教

更新时间:2020-01-18 20:03:18

《天使的羽》天使的羽毛 女王受 天使的羽调教 已完结

《天使的羽》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小小凌色分类:婚恋主角:危平,小平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小小凌色原创小说《天使的羽》,主角是危平,小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第十章 从那以后,董倩把情感深深的埋藏了起来。很快她又回到了从前那个人见人爱的三好生摸样了。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期末考试就...展开

《天使的羽》免费试读

第十章

从那以后,董倩把情感深深的埋藏了起来。很快她又回到了从前那个人见人爱的三好生摸样了。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期末考试就来临了。

叶城如同坐着滑板车一般,掉到了十二名。自从班上的学习氛围好起来以后,他的成绩就不停的被那些勤奋的孩子往后排挤着。他倒不怎么在意这些,依旧吊儿郎当的混着日子。和期待中的一样,董倩的成绩也很快就上来了,不过她还没有回到以前的位置-第七名。危平和林清依旧强势,只是危平已经甩开了身后的林清,他的语文成绩也成了独一档的存在。考了98分,比林清整整多了6分。

暑假终于来临了,空气似乎临近了燃点,让人透不过气来。穿着背心的庄稼汉们,似乎内脏都被燃烧了一般,从胸前到脖颈一片黑红。太阳如同倒扣的火盆,火辣辣的烤着大地。此时的知了倒是别有一番热闹,似乎在向人们宣告这是属于它们的领地。这时候的危平只穿着条短裤,在山上乱窜着。虽然山上的树枝刺节很多,不过危平倒也习惯了,似乎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长着眼睛,把它们一一躲避开了。

危平还有一个似乎寻常的部位,那就是他的脚底板。在这疙瘩的娃娃,平常在这么热的天为了省事,大都穿着拖鞋到处走。可是危平竟然连拖鞋也懒得穿了,成天光着脚丫子跑。有时候被某个玻璃渣子割破了脚底,他用咬碎的草涂抹上,裹上透明胶带,跺上两脚就接着跑。每到晚上洗脚的时候,妈妈总是一遍骂着他一遍给他换水。显然,一盆水肯定是洗不干净的。洗完后妈妈把之前用剩下的药膏细腻的给他涂抹上,不停的嘱咐他要穿鞋,小心感染细菌。可是第二天刚走出门,他就仰起脚,把拖鞋高高的甩到院子里,妈妈一边气愤的骂着,一边把甩到鸡笼上的拖鞋拿下来。虽然现在的危平已经斯文了许多,可是回到了山洼里,他又变回了最野的那个,就像是西游记里的妖精被打回了原形。

这天,四辆轿车相跟着停在了危平家屋后的空地上。危平家坐落在村子最高的地方,屋后是通往山上的毕经之地。这里原本是一条长长的小河,村民们要绕好大的弯才能去山上砍柴。前两年大队给各村修路,请来了两辆挖掘机,村民便集体筹了点钱,用修路多出来的土把河中间给填上了,便出现了这块空地。现在,渣土车都能并排的上山了。当然,也并没有谁会傻到开着渣土车上山。这山上除了碎石和不成气候的泥土,就是些松树了。

在这山洼洼里,常年看不到一辆轿车。就连三轮车都懒得开到这山沟里来。往年这一带都流传着这样的话‘胡家坎,穷山沟,娶不到媳妇热炕头。’在那些贫苦的记忆里,胡家坎的青年们娶个媳妇跟要命似的。周围的菇凉们都嫌弃这穷山洼里,那些到了娶亲年龄的长辈们急得托各路亲友相互打听,实在没辙了,也就相互换亲了。

所谓的换亲,就是这家的女儿嫁给另一家,换来的是那一家的女儿也嫁过来。这让原本并不熟络的两家突然变的亲上加亲了。当然,还有很少的一部分青年一直没有娶上,只能等到四五十岁的时候找离过婚的大龄女子,好给家里传上香火。也有极少的一直光着,直至终老,危平的堂三爷爷就是其中之一。

现在,车上下来了十来个左右的城里人,他们有说有笑的往危平家走去。危平此时倒也没有跑开,好奇的站在门口,等着那群人往这边走来。

“小朋友,你是谁家的娃啊?”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走上跟前,轻声细语的问危平。危平上下打量了这个不速之客,他穿戴一新,西装革履,西服上的纽扣已经被突出来的大肚子挤着扣不上了。脚上是老北京布鞋,并没有一点灰尘,显然是刚换上的。他肥硕的大脸左下方有一颗黑豆般的痣,让危平想起了牛狮子。危平常常把家里的小狗按倒在地上,然后小心翼翼的捉着牛狮子,现在,那颗痣让他很别扭。

“你们是谁?我又不认识你!”虽然上学的时候老师说过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不过现在的危平已经长开了,他完全不惧怕任何凶神恶煞。不过此时,他没有放下警惕。

“小平,你在跟谁说话呢?”妈妈端着淘米的脸盆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边捡着盆里的沙子一边向门口走来。危平挡在大门的正中央,不过这位中年男子还是努力往里面伸着头,“大妹子,我是你祥林哥。”

“诶呦,四哥来啦,快请进。小平,赶快进来,别挡着路。”危平一听是亲戚,赶忙往家里躲着,心里一直为刚才的冒失打鼓。

只见四哥笑呵呵的走进院子,站在院子中间上下打量着院子里的一切,似乎每一个角落都是新鲜事物。不一会,车上的人七嘴八舌着议论着往院子里走来。

“姨妈怎么也来啦,这一大把年纪了也大老远跑来,让我怎么过意的去。怎么带这么多东西,来,都快请进。”妈妈此时倒有些束手无措了,家里原本就没有什么菜,她原本只打算清炒个红辣椒和儿子对付一下,可是现在,就是再有两斤猪肉也不行啊。

“刚刚那个罡气的小朋友哪去了!”四哥把带来的东西在堂屋摆好,大声的说着。

“小孩子不懂事,在山里野惯了,你可别跟他一般见识”妈妈忙跟四哥说道。

“奥,这小子可精神着哩,还记得当年他过满月的时候我来过一次,这才几年啊,都这么高了,看来你把家里的粮食都喂他了吧!”四哥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妈妈和其他宾客也跟着笑了起来。危平正在为刚才的冒失感到羞愧,他此时把门反锁着,坐在床上认真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妈妈把手上的抹布放在门口的石头上,然后搓了搓手上的油渍,走向危平的房间。她使劲扭着门锁,这个布满铜锈的门锁是胡永德在工地上捡的,虽然暗旧了点,不过还能用。就是扭的时候吃点劲。不过很快她就意识到门被危平反锁上了,这压根就扭不开嘛。虽说罗群是个妇女,可是在农村操持的家庭主妇,哪个没有一把子劲,她们扛起稻把来可不比汉子们差呢。

“小平,开门,躲在屋里作甚呢?”危平听到妈妈喊他,也不好继续躲着,只好乖乖的开着门,像个小乖猫似的站在对着堂屋的门口。

“客人来不会喊人啊?”

“叔叔好,阿姨好,奶奶好。。。。。。”危平反正都不认识,只好估摸着年龄一通乱喊。

“什么叔叔阿姨,来,跟着我叫”妈妈拽着危平走到众人中间:“这是大伯!”“大伯好!”“诶!”大伯开心的应了声。“这是二姑”“二姑好!”“这是三伯伯”,“三伯伯好!”“这是四伯伯”,“四伯伯好!”“这是五姑姑,”“五姑姑好!”

“姨妈呢?刚才不是还在这呢!”

“来了来了!”这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从狭小的厕所走出来,一边瞅着鸡圈里的鸡,一边缓慢的朝着堂屋走来。她满头银发,脸上爬满了皱纹。危平猜到了她正是这些伯伯姑姑们的母亲。他细想了一下,妈妈喊姨妈,那么自己就应该喊姨奶奶了。他把这些想通透了,也就知道了这些长辈的关系了,这位姨奶奶应该的奶奶或者外婆的姐妹。外婆去世的早,那边的亲戚危平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基本也不走动了。这位姨奶奶应该是***姐妹。至于是姐姐还是妹妹,危平还真猜不出来。虽说眼前的这位姨奶奶精神抖擞,可是她毕竟是城里人,哪能像自己的奶奶那样早起晚归的成天吃苦。样貌精神点倒也正常。

“姨奶奶,咱农村的厕所就是这样,又脏又臭,可委屈你了。”妈妈此时倒是按着危平的口吻喊着说,不过这倒让原本估摸的差不多的危平疑惑了起来,这怎么又喊上了姨奶奶。那我该怎么喊呢?

“看你这话说的,我不也是隔壁村出来的。我还能嫌弃这?你可别埋汰我了,赶紧把话收起来!”院子不是很大,姨奶奶很快就到了众人的跟前。

“小平,喊人!”妈妈把危平拽到姨***跟前。

危平此时倒是突然迷糊了,是的,妈妈一会姨***,一会姨***,到底是闹哪样嘛!危平此时只好往高了喊:“姨太太好!”

此时众人突然大笑起来,危平的妈妈也被这荒唐的称呼逗笑了,在农村这一代,比爷爷辈的往上喊,不管男女,都喊太太。可是姨太太这个称呼,倒像是民国时期富家老爷们妻妾的称呼。众人只当是眼前这个毛头小子电视剧看多了,忍不住俯身弯腰的大笑着。姨奶奶倒也不计较,也跟着众人大笑起来。

大伙笑的差不多了,便整理了自己的表情和妆容。妈妈一巴掌拍向危平的后脑勺,力道不重,倒也显得滑稽。“你瞎喊个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傻了,赶紧的,喊姨奶奶!”

危平此时显得十分委屈,本来早就猜到了这个称呼,你非得学我喊人,让我出了这么大的洋相。危平原本想在这些城里亲戚面前表现的好一点,现在倒好,形象全破灭了。不过眼下是赶紧逃离现在的窘样,他双手交叉着,认真的望着姨奶奶,乖巧着喊着:“姨奶奶好!”

“诶!真乖!”姨***高兴的摸着危平的头。

此时,罗群的心里还在为午饭发愁。是啊,鸡圈里倒是还有几只鸡,可也不能全杀了啊,前天刚凑满100颗鸡蛋,妈妈在村口和商贩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