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就是如此病娇》我就是如此花娇 GC 我就是如此病娇女王

更新时间:2020-01-25 00:07:03

《我就是如此病娇》我就是如此花娇 GC 我就是如此病娇女王 连载中

《我就是如此病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梳窈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凌寂言,张峰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梳窈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我就是如此病娇》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凌寂言,张峰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是日,张峰乘着马车回京,途径一个小树林时,忽然有个笨重的东西从高空跌落到马车顶上,然后再扑通一声响落到了地面上。 “阿深,出去看...展开

《我就是如此病娇》免费试读

是日,张峰乘着马车回京,途径一个小树林时,忽然有个笨重的东西从高空跌落到马车顶上,然后再扑通一声响落到了地面上。

“阿深,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张峰吩咐道。

阿深下车查看,突然便惊叫道,“老爷,这里有个昏迷不醒的男人!”

男人?张峰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他下了车,便看到一个英俊不凡的白面小生昏迷在马车旁,并且这小生穿着甚是怪异。

他忍不住兴奋地在心里猜测道,这人莫非是从异番过来的?不久前他的旧宠因病离去了,这帅气小生正好可以代替他的旧宠。

他吩咐道,“阿深,抬这个人进马车,我今日就要娶他进府。”

这是一个盛行男色的年代,尽管大多数男人都会娶妻生子,但他们依旧会喜欢睡男人,这就跟男人娶妻后依旧会去青楼一样。

也因此,那些大土豪府里总会有那么一两个男妾,并且这些男妾也跟女人一样,互相争风吃醋。

白面小生被抬进马车后,张峰忍不住立刻对他上下其手。不过他才摸了一会,白面小生就忽然睁开眼睛,愣愣地看了他一会,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喂,现在是在拍什么戏?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虽然不知道白面小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张峰还是随意地回了一句,“你晕倒在我马车旁边,我看上你了,所以要把你娶回家做男妾。”

嗯?凌寂言被这穿着戏服的男人所说的话给弄懵逼了,他所接的剧本里面好像都没有这么一个情节吧?眼前这猥琐的老男人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昨晚他拍完戏从剧组回到家后就一直在跟别人组团刷副本,刷到凌晨三点半,他忽然心脏剧痛,就晕过去了。

但怎么一醒来他就在拍戏了?而且他穿的还是昨晚刷副本时的居家服,这还在咕噜咕噜地动着的马车里头也没有藏着摄像机……

正在凌寂言仔细回忆昨晚的事情时,张峰的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小兄弟在使劲揉搓着。

尼玛,拍戏还有这种操作?这老男人是在趁机占便宜吧!

凌寂言火大至极,立刻就抡起拳头用力地一拳打在那老男人脸颊上。

被打的张峰捂着脸嗷嗷叫痛,坐在马车外的阿深闻言担心地揭开门帘问道,“老爷,发生什么事了?”

却见那白面小生已经醒来,正手握拳头盛气凌人地瞪着他,敢情老爷就是被这来路不明的臭小子给揍了。

忠心的阿深没有多想,挥手一掌劈在凌寂言的后颈处,凌寂言就再次昏迷过去了。

张峰看见凌寂言晕过去,他骂道,“阿深,你干嘛打晕他!”明明他就是喜欢在对方拼命挣扎的情况下,强要对方的啊。

没想到老爷会生气,阿深缩了一下脖子默默地坐回到马车外。

他力气巨大,这一掌劈下去,那白面小生恐怕要昏迷到第二天才会醒来。

张峰把凌寂言弄回府里后,立刻命人给凌寂言换了一身火红的喜服,他准备当晚就要了那磨人的小妖精。

饭饱酒足后,张峰去了喜房,他色眯眯地盯着凌寂言那俊美的脸,嘟着嘴亲上去。

在他的嘴唇正要碰到凌寂言的嘴唇时,喜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面容清丽的女子快步走了进来。

她伸手扯住张峰的衣服,强行将他拉开,然后严肃地教训他,“爹,你又为老不尊了,这来路不明的男子,你也敢要,你就不怕他是皇亲国戚?小心他醒来后要了你这条老命。”

然后她递了个眼神给紧跟在她身后的翠竹,翠竹二话不说就走到床前抱起昏迷不醒的凌寂言往外走。

眼看就要到手的美男被抱走,张峰埋怨道,“哎呀,闺女啊,你怎么又来坏我好事?你爹我都寂寞空虚了那么久了,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的心情?”

张露清直接道,“不能。”然后她便与翠竹一起将凌寂言带到了客房,她吩咐下人道,“好好给我看守着里面的公子,一旦他醒了,立刻通知我。”

下人恭敬道,“是,大小姐。”

张露清,今年十七岁,正是豆蔻年华,寻常姑娘到了她这般年纪都已经谈婚论嫁了,然而,她却年少当家,张家的所有事情几乎都是她在打理。

皆因她亲弟年龄尚小,娘亲早逝,老爹又不务正业,她只能扛起持家的重担。

凌寂言人虽昏迷,但意识却是清醒的。他本名凌寂言,艺名凌艺兴,是二十一世纪的当红小鲜肉明星。

他到底有多红?这样说吧,广告代言,电影剧本,电视剧剧本,综艺真人秀,各种丰富的资源从来都是随他挑选,没有他接不了的工作,只有他不想接的工作。

此刻,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忽然就想起了自己正在接拍的那部年代电影,他是电影里面当之无愧的男一号。

经纪人说,这部电影是IP大热门,只要他拍好了,不但票房能大卖,他也有望成为今年金鸡电影节的影帝,到时,他将会是史上最年轻的影帝。

光是想象上台拿奖的那一刻,凌寂言就已经激动到不行了。甚至电影还没杀青,他已经提前想好了获奖感言,并且反复地改来改去,因为他想以幽默又不失内涵的得奖感言登上第二天的各大娱乐头条。

但从他目前的遭遇来看,他似乎,无缘无故地穿越了,并且还是穿越到了一个基佬遍地横行的年代,若不是那位大小姐突然出现,恐怕他早已菊花不保了。

可惜啊可惜,只差几个月,他就能拿到他的金鸡影帝了……

凌寂言睡了一夜,第二天,他才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清丽的脸近在迟尺,一名妙龄少女冷漠地打量着他,冷声道,“你是何人?”

那少女脸上的冷漠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符,凌寂言猜想这应该就是昨晚救他于水火之中的大小姐了。

他酝酿了一会,正想用合适的句子来介绍自己,那女子忽地冷声道,“你不必说了,我并不关心你是谁,既然现在你醒了,那就请你立刻离开张府。”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