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第一神医:冷王的刁蛮小王妃》神医弃冷王的绝宠王妃 kuso 第一神医:冷王的刁蛮小王妃LOLI

更新时间:2020-02-19 08:04:28

《第一神医:冷王的刁蛮小王妃》神医弃冷王的绝宠王妃 kuso 第一神医:冷王的刁蛮小王妃LOLI 连载中

《第一神医:冷王的刁蛮小王妃》

来源:作者:小小的狮子分类:穿越主角:许晴,沈慕

独家完整版小说《第一神医:冷王的刁蛮小王妃》是小小的狮子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许晴,沈慕,书中主要讲述了: 许晴因睡了个好觉,梦里像是梦到醒不来的梦,直到阳光细细碎碎的盖住了她的眼,挑逗了她的视觉神经。 “兰雁。”现在许晴因已经完全适应...展开

《第一神医:冷王的刁蛮小王妃》免费试读

许晴因睡了个好觉,梦里像是梦到醒不来的梦,直到阳光细细碎碎的盖住了她的眼,挑逗了她的视觉神经。

“兰雁。”现在许晴因已经完全适应了被人伺候的感觉,大概是被这段时间沈慕醉伺候惯了吧。

“小姐,你醒了,三少爷去厨房给您准备早膳去了。”兰雁吩咐在门口的丫鬟去将洗脸水拿过来,自己进屋为许晴因穿戴。

“他亲自下厨?”许晴因一惊。

“是啊,俗话说君子远庖厨,可见三少爷是真心疼惜小姐的。”兰雁笑吟吟的说道。

许晴因扯了扯嘴角,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吧,虽然有时候他说的话足够动情也足够以假乱真,可是许晴因明白,像他那样心性的一个人,怎么会如此简单的就对一个人好呢。

洗漱完毕后,许晴因简单的做了一下早操,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她的嗅觉瞬间身先士卒的投降了。不过她想这一定不是因为她是个吃货的原因,而是这个味道很独特,能轻而易举的勾起人肚子里的馋虫——因为原来在她怀里安安静静待着的灵蛊,突然跟疯了一样的兴奋的向来者扑去。

“爹爹!”

纳尼?许晴因还来不及惊讶这个称呼,沈慕醉单脚跨入的动作一顿,手中的碗被灵蛊那诡异的冲击力给……撞翻了!

几乎是条件发射一般,许晴因伸手去接,此时此刻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这么美味的食物白白浪费,那简直是吃货界的灾难!

然而她的手没有这么长,速度也没有这么快,正当她的心灵即将遭受灭顶之灾的时候,手心里突然幻化出一株海棠花藤,堪堪接住了下坠的碗。

“好险好险。”许晴因用花藤将碗移到了桌上,如同劫后余生。

沈慕醉依旧站在门口,保持了进入的姿势,神色古怪的看着她。刚才凭借他的反应力自然是可以稳稳地接住这个碗的,可是他首先得接住灵蛊,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没想到让他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手心开出花藤?沈慕醉思索着,虽然有些奇特,可是在她身上,很美不是吗?

“刚才那是什么?”他走进房内,示意兰雁退下,将门轻轻掩上。刚才那一幕,应该被外面不少的家丁丫鬟看到了,想必不出半日,就会传出相府。

“我也不清楚。”许晴因伸出左手,看着脉搏处的那个浅浅的海棠花印,后知后觉的皱眉。之前分明是没有的,怎么会突然长出这么个东西。

“那就别想了,先吃东西。”沈慕醉见她神情不像作假,也就不再深究。

许晴因点点头,又一心扑到了食物上。

“哇,好香啊,你是怎么做出来的?”许晴因拿起汤勺虔诚的吃了一口,感觉自己是舌头都快化了。这是粥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看起来平淡无奇,吃起来却这么好吃的粥!

“祖传秘方。”沈慕醉神秘的说道。

“难不成你祖上是开粥铺的?看来也不是那么了不得嘛。”许晴因嘻嘻哈哈的说笑着,之前他还真以为沈慕醉会是神秘幕后大BOSS,毕竟他看起来几乎无所不能,除了在山洞里被自己解了蛊毒。

“爹爹,好吃!”灵蛊也在一旁叫喊道。

沈慕醉笑,其实哪有什么祖传秘方,只不过是通过灵蛊他发现原来灵气这种东西还可以提炼的。许晴因的身子那么不好,他就在粥里加了点灵气,看能不能对她的身体有帮助。

“不对,团子,你为什么叫他爹爹?”许晴因吃着吃着突然意识到这个严峻的问题,难道她家团子被策反了?

“他就是爹爹啊。”团子无辜的说道。

“他是你爹,那我是谁?”许晴因指着沈慕醉又指了指自己。

“你是娘亲啊。”团子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知道爹和娘是什么关系吗?”许晴因不死心的问道。

“就是一起吃饭一起睡觉的关系吧。”团子用它仅有的脑容量回答着。

许晴因瞬间被噎的无言以对,一定是这个世界玄幻了,这样的逻辑是谁教它的!

“我什么都没说过,都是它自行领悟的。”沈慕醉见许晴因凶狠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赶紧撇清关系。

“不是,我跟他什么时候一起睡觉了?”

“嘤嘤,爹爹跟娘亲一起睡觉都背着团子,不带团子一起睡。”

“团子乖,以后爹爹跟娘亲睡觉一定带上团子。”沈慕醉忍笑说道,许晴因在一旁绝倒。

下午的时候,许氏夫妇又出现在了她的清饮居。

“爹,娘。”许晴因放下手中的书本,起身唤道。有时候她会在心里腹诽,总是同进同出的,爸妈你们真的不是在我面前秀恩爱吗?

“因儿,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卢依依虽然这么问着,但是看自家女儿的状态,自然明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劳烦爹娘挂心,因儿的身体已经无碍了。”许晴因见卢依依眼神略有闪躲,像是在顾左右而言其他。

“恒儿呢,他怎么不在?”许韫骁坐下问道。

“三哥刚才有点事回房了,爹爹是要找他吗?”

“不不,我们是来看你的。”卢依依夺过话头,欲言又止。

“娘,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们母女之间还有什么需要忌讳的啊。”许晴因见他们的神情就知道一定有事,难不成是昨天自己手心幻化花藤,谣言传出去了?

“因儿,是这样的,昨天下午柳萧然从相府离开之后,马车在路上遭到了截杀。”卢依依斟酌的开口道。

许晴因也是诧异:“柳公子和胡小姐还好吧?”虽然有些痛恨渣男和小三,可是还是没有到那种要致人死地的地步。

“一干随从全部惨死,是柳萧然独自驾车将胡丽景送回府的。”许韫骁搭腔道。

“哦。”许晴因应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不能说痛快,没想到竟然有人帮她报仇,也不能表现出遗憾,这两个正主竟然安然无恙的回去了。

“因儿,上午的时候,你的手上幻化出了海棠花藤,是吗?”卢依依又问。

“恩,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许晴因老实地回答。

“怎么会突然就……”卢依依皱着眉头嘀咕着。

“恩?娘,您说什么?”

“没……没有。现在外面开始传你是海棠花妖所化,去教训了退你婚的柳萧然。”

“啊?”许晴因想了一下就明白了,没想到古人脑洞开的这么大啊,花妖,真是自古以来中华民族这无尽的想象力不是白说的。

“当然,爹娘是不会相信外面这些谣言的,只是这对于你的名声可能会有所影响,你最近还是待在清饮居,不宜随意走动。”卢依依其实心里是十分生气的,原本被莫名其妙的退婚,外界对自家闺女就有了诸多猜测,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爹娘,你们不用担心,女儿会好好的。”好好地活在这个异时空,好好地活出自己。

许氏夫妇前脚刚走,沈慕醉后脚就进来了。

“你爹娘刚过来了?”

“你现在不也叫他们爹娘?”许晴因没好气的说道。

“你现在都跟我争论这个了?”沈慕醉笑着落座在她面前,继续问道:“他们过来说什么了?”

许晴因掩上书本,有些无奈地说道:“现在外面传言我是花妖啊,因为不满柳萧然的退婚,因爱生恨,所以杀了他们的随从,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你说这些人脑子是怎么长的,我要是真的因爱生恨,还能留他们活路?直接乃伊组特!”

“你真这么想?”

“是啊。”许晴因没有听出沈慕醉话语中的意味,她一向敢爱敢恨爱憎分明,对她好的她会感激,背叛她的她也不会留情。只是现在的她对那个劳什子柳公子丝毫不带感啊,真是何其冤的背了这口黑锅。

“不过你说这是谁干的?是不是有谁对我有意见,然后想出这么一招栽赃嫁祸?不过也不是,要真想陷我于不义,应该把那对狗男女一起烧死啊,真是猜不透那位大侠的心思。”许晴因摸着下巴思索道。

“怎么不能是帮你的人?帮你教训了一下那两位。”

“啧啧,我觉得不像,毕竟做法有点脑残。”许晴因说着看了沈慕醉两眼。

“那位侠士不会是你吧?”以沈慕醉那神秘莫测的功夫,倒有可能一人单挑数十人。

沈慕醉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没有回答。倒是许晴因跟他对视了一会败下阵来,扭头道:“我真是疯了,怎么可能是你,你才不会吃饱了撑着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沈慕醉眼神一暗,低头喝茶不语。

“诶,真不知道该不该感谢那位侠士,现在我又不能出门了,出门被人当做妖怪议论纷纷的,真是受不住。”许晴因趴倒在桌上,看着沈慕醉突然安静下来只是一个劲的喝茶,觉得有些奇怪。

“你怎么了?吃什么了这么渴?”

“咸鱼。”沈慕醉回答。

“嗯?我们相府有咸鱼?”许晴因一脸莫名。

“帮我也倒一杯吧,看你这么喝我也有点渴了。”

沈慕醉将杯子一放,沉声道:“自己倒。”然后转身出门了。

什么脾气嘛,许晴因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沈慕醉走出清饮居,回了自己的清石居,推门而入,就见到了里面站着的黑衣人。

“来了。”

“主子。”黑衣人毕恭毕敬的行礼道。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沈慕醉踱步走到主座坐下,神色淡淡。

“回禀主子,姜家和杨家已经没有我们的人了,凌家和吴家没有倒戈,墨家保持中立。现下二皇子跟七皇子势均力敌,明争暗斗,宫里那位状况……不太好。”

此时太阳已经缓缓西沉,沈慕醉摩挲着左手食指,沉默着没有说话。他眼睁睁的看着屋子里的余晖一寸一寸的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