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幻影长空》长空bl五月茶 在线阅读 幻影长空LOLI控

更新时间:2020-04-23 16:02:58

《幻影长空》长空bl五月茶 在线阅读 幻影长空LOLI控 连载中

《幻影长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江雨扬分类:武侠主角:徐觉,向先生

《幻影长空》是江雨扬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幻影长空》精彩章节节选: “大师兄,你说那个向望云能治好我父亲的病吗?” 说话的是骑在马上的一个绿衣少女,生得明眸皓齿,清秀俏丽。 看旁边三个锦衣少年不时...展开

《幻影长空》免费试读

“大师兄,你说那个向望云能治好我父亲的病吗?”

说话的是骑在马上的一个绿衣少女,生得明眸皓齿,清秀俏丽。

看旁边三个锦衣少年不时偷看她的神态,便可知她在他们心中的地位,特别是那最年青的一个俊逸的青年,更多时候是目光斜视。

答话的并不是看来最年长的那一个壮实少年,而是一个脸容略显过于苍白的少年,看他赢弱的身子,想不到坐到马上的感觉,竟比另三人来得稳实。

他面容不见变化,不急不徐道:“自从师父染上这怪病以后,我们已是遍访名医,现在我也只是抱着一点希望,这乡间名医中,能有一两位奇人隐于其中就好。”说罢长长的叹了口气,一时间,四人相对无语。

这时山路越见难行,几个人都牵马缓行起来,但见山路在参天古木中穿行,两旁林木幽幽,鸟鸣扬扬,清泉流水叮咚之声不时传来,更间或有小动物从路上或东或西穿行而过,正是夏日,山间的野花还没有开断,不时把幽香递到鼻间。

年长少年和苍白少年脸上还不见太大起伏,俊逸青年的脸容却明显活泼跳跃起来,偷看绿衣少女的次数也见多了起来,嘴角带着一丝入神的微笑。

而那绿色少女则不时停下,采摘些野花,脸上早扫去愁容,正象是游山玩水而来。

下了这山,再转过一个峡谷,四人眼前豁然开朗,眼见正是一个山谷,远处隐见一个山村,周围青山四合,让人叫不上名来的一些花草遍野,看那山村,正升起炊烟袅袅,好一片宜人的田园风光。

四人沿着入村小路而行,却见前面一个牧童正牵牛而行,象是要回村的样子,苍白少年紧赶几步,追上牧童,略施一礼问道:“借问一下,你们村中是否有位向大夫?”

牧童仔细打量了苍白少年几眼,不知为何,竟然“噗哧”一声大笑起来,直有收不住之势。

苍白少年正在莫名其妙,绿衣少女早赶了上来,大眼睛一瞪,,沉声道:“小孩,你鬼笑什么?”

牧童好辛苦才止住笑,正容道:“你们可是要找向大夫看病而来,可巧,我正要经过他家,正好带你们一程。”先行而去。

苍白少年一声谢过后,向后一招手,当先跟在牧童身后而行。

山村远看不大,但走在里面,小路七弯八拐,若没有牧童带路,想来要找到,看来得费一番功夫。

这时到了一个小屋前,小屋前面蓠芭围成一个小园,由外向里看去,小园里干净整洁,一管长竹由屋后绕搭而来,显是引的山后灵泉,一线好水倾注而下,正落在一个石缸里再满溢的由缸流出,绕园而出,园中植了不少花花草草一类的植物。

牧童手一指,示意就是这儿了,然后听他叫唤起来:“海哥,海哥,有人找向大夫。”没等里面回应,就牵牛而去。

看来这个小屋就应是那个向大夫的居所了,里面隐传出“五问饮食六问胸,七聋八渴俱当辨,九问旧病十问因,再兼服药参机变——”之类的轻脆声音。

三个少年倒没什么,苍白少年仔细打量了小园,先吃了一惊,而后一喜。原来他为治好师父的奇病,已访了不少名医,少不得早跟着名医上山采过了一些难得的草药,那园里靠门的一小片荷叶铁线蕨,就只多长在山间悬崖间,想不到这个向大夫竟能如此栽活,又如,靠里的一株刺参,本来多在长白山,而且喜寒喜湿,这也能活下来,看来这个向大夫自有一些非常手段。

这时小屋的木门“咿呀”一声,推了开来,走出来一个约摸十一二岁的瘦弱少年,脸色苍白得犹胜苍白少年三分,脸上有一丝火红之色,似乎是虚弱过度,进补太过。看他脚步虚浮,显是没练过武功,身上穿一件土布麻衣,都似乎显得太大,空空荡荡的。

绿衣少女正在如此想时对比了一下大师兄,也不由得微微一笑。

却看那少年望了望园门外的四人,回头朝里虚弱的扬声道:“师父,外面有几个陌生人找。”

里面对比少年,传出一个沉实的声音道:“陌生人,打扮得如何?”

苍白少年此时知道这个声音正是师妹口中那个向望云向大夫的,朝里一施礼,扬声道:“晚辈徐觉,此来特为家师龙威镖局总镖头求医,还望老先生能看在医在父母心上,随晚辈出诊一趟可否?”

声音沉实稳厚,与外表的苍白完全两回事。

“龙威镖局总镖头,名讳可是林天河?”

“正是家师。”

里面沉吟了一下,随即道:“可有请过名医问诊?”

“洛阳长安的名医几乎请遍,俱都束手无策。”

“有些什么症状,可说来听下。”

徐觉听得里面有些意动,他本是久病成良医之人,当下朗声道:“据洛阳名医阎王不管王一针先生诊看家师是久病成虚,故有气息虚弱,有耳鸣耳聋之象,但同时他又觉得奇怪,家师本是习武之人,素来身强体健,不曾听闻有什么久病,此次是突然发病,怎么脉象会如此。又据长安名医回Chun手钟舆先生诊看家师是面色虚黄,神气不稳,周身无力,但他再观家师眼晴,却是灵动安然,皮肤然如幼童,正是长生安泰之象,百思不得解。”

“喔,会如此,想来也不是什么急病,听你声音,竟是焦噪不安,莫非还有别情?”

此时四人一扫来时安然之态,眼中神色,看来都心急不安了,徐觉沉声道:“家师实已卧床不起多日,早到了饮食难进,不言不语的地步。”

里面哦了一声,由木门走出一个中年文士,面容清瘦,神色宽和,穿了一件淡灰色的文士袍,他回头对那虚弱少年道:“碧海,提上药箱,随为师出诊一趟。”

却听得那少年嘟啷了一声:“师父往日向不给华衣锦服之人看病,今次怎么例外起来了?”

或是他没练过武功,不知道他的话早清楚的传到四个少年耳内,徐觉略鄂然了一下,继神态平和的向少年一抱拳道:“不知尊下贵姓,可是向大夫弟子。”

虚弱少年想不到徐觉如此有礼,又见他和自己几乎差不多瘦弱,面带一丝轻笑,声音飘飘浮浮道:“我么,我叫江碧海,徐大哥,你以后叫我小江就可以了,我的师父就是向大夫呢,呵呵。”

几个人上路不提,是日来到了位于益阳镇的龙威镖局,

龙威镖局的大门首先在镇上就是最气派的,门外的两个大石狮子雄武威壮,三间兽头大门,此时却紧闭不开,门前凄清无人。

徐觉抢先下马,上去敲击了三声门环,大门打开了一角,一个老年人探头外望,见是徐觉,随即将门完全推开,朝里叫道:“少镖头们和小姐回来了!”

此时向望云和江碧海也走下所雇的马车,随着四人身后走进了大门。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大照壁屏风,上面的山水画好象是名家手笔,景色物事灵动如生。转过屏风,就见几个小侍随待,脸上略有一丝喜色,旁边有一个老者,看样子是管家,一叠声问道:“徐镖头,你身后的可是向大夫?”

徐觉微一颚首,当即抢上两步,拉着向望云向里走去。自有人上去接过江碧海挂在肩上的药箱,将他安顿在一旁。

看着向望云把脉的样子,眉头忽展忽舒,徐觉还好,旁边的师妹那里还忍得住呢,连声问道:“向先生,我爹倒底是什么病,有把握没有。”

向望云忽的放下把脉的手,起身走到外间,负手而立,沉声道:“你爹的病,幸亏遇上了我。”

少女跟着后面,听到这话,心头一喜,多日的大石放落在地,顿时眉头眼间充盈喜意。

那徐觉是久病成医之人,问道:“向先生,家师倒底是何病?”

向望云并没有答他,举手示意,江碧海递上药箱,他在里面掏捡翻出了一个药瓶,然后道:“我有十足把握可治好你爹的病,但用过这药后,会有些症状,不便让你们看见,你们不要进来。”随即再走进屋内,将门由内闭了起来。

少女待要跟进,徐觉叫道:“师妹,不可,想这个向先生是师父前几日自己点明的,可能两人早就相识,此时向先生或和师父有话商讨未定。”

江碧海和几人这两日早已相熟,此时才明白师父为何肯为这几人出诊,也过来定在少女身后几步道:“娇月小姐,家师医术高明,定能保你父亲无事的。”林娇月这才停下步来。

向望云由瓶内倒出一粒红色的丹药,扶起林天河的头,撬开嘴,将那药喂他服下,那药自然入口生津,只听林天河喉头“咕咙”一声,滑下胃去了。

果然药效神奇,不多时,本来象是昏迷不醒的林天河双眼错动,缓缓睁了开来。面上虚黄之色也渐渐扫除,看了立在床头的人,摇了摇头,再放眼仔细看清,这才轻声叫道:“师大哥,是你么?”

向望云满意的笑了笑,同样是轻声道:“想不到与林弟一别二十余年了。”接着面色转暗,长叹一声。

“大哥,小弟十几日前忽然得了此怪病,遍访名医无效,病情日重,这才不得不叫他们去打扰大哥清静,还望见谅。”

“我没有怪你,想不到二十多年了,师弟还是找上门来了,想到我们这一见面,以后将再不相见,忍不住叹了口气。”

林天河本来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闻言猛的立起半身,向望云叠声道:“躺下,躺下,不要急,听我慢慢说。”

“你这个不是病,而是中了暗算,我探到你脉中有一丝虚无的真气,非常高明,竟可以缓缓采纳你本身的内力,逐步锁住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