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仙走一步》仙走一步 未眠君 男妃文 仙走一步君臣文

更新时间:2020-04-23 16:06:01

《仙走一步》仙走一步 未眠君 男妃文 仙走一步君臣文 已完结

《仙走一步》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玉昵酱分类:仙侠奇缘主角:程思,凌皓杰

《仙走一步》由网络作家玉昵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程思,凌皓杰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不错,这赤松观之中除玉蓁蓁四人外,唯一的活物,便是一条于甘露泉中摇头摆尾游得悠游自在的锦鲤。这锦鲤个头并不大,约莫女子半个小臂长...展开

《仙走一步》免费试读

不错,这赤松观之中除玉蓁蓁四人外,唯一的活物,便是一条于甘露泉中摇头摆尾游得悠游自在的锦鲤。这锦鲤个头并不大,约莫女子半个小臂长度,体表底色银白如雪,上嵌有变幻多端的红色斑纹,似晚霞般鲜艳夺目。或许这正是应了“明霞散绮”四字了。

“这小家伙……一看便知非凡物。”凌皓杰目瞪口呆的瞧着欢快的摆动小尾巴的锦鲤,后一脸的恍然大悟,惊声道,“该不会……该不会这正是赤松子上仙的本体……”

“本你的大头鬼!”程思芜扬手照着凌皓杰的头就来了一记,凌皓杰这天马行空的思路着实让她接受不了,都不知道他的脑袋里是不是填满了排泄物,怎么头除了用来长个儿之外,就没有一点别的用处了。

“痛啊。”凌皓杰委屈的后退几步,离着程思芜远远的。他本来对女孩子有着天生好感无一例外的,可就是因为程思芜实在太野蛮太不讲理,所以他才想敬而远之——谁知这美好的梦想还是被玉蓁蓁打破了。

这样的“野蛮女友”在现代多了去了,所以玉蓁蓁不以为然;但是玉芃芃却是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才结结巴巴道,“程师姐,我们……在此也是无用,不如……不如出去找找看吧?”

程思芜点头,后使劲瞪了凌皓杰一眼,拉着玉芃芃的手便往外走。凌皓杰见玉蓁蓁却还蹲在原地,将手放入甘露泉中,似是对那锦鲤十分感兴趣。他走到一旁,竟见锦鲤一直绕着玉蓁蓁的手一圈一圈的游着,偶尔还上去碰一碰,似是很新奇。他倒觉得十分好玩,可也学着玉蓁蓁的样子将手放入甘露泉中时,锦鲤却似乎一惊,立即游去角落里了。

“奇怪,这小家伙为什么怕我呢。”凌皓杰觉得惊奇,一时玩心又起,准备去角落里对这顽皮的锦鲤围追堵截。

倒是玉蓁蓁出言拦住了他,道,“凌师兄,世间万事皆有灵性。这锦鲤在赤松观已久,又于甘露泉中生存,想必身上也有些仙气。而且它每每与我离得近些时,我都感觉体内一阵清凉,甚为奇怪……”

“二师兄,蓁蓁,你们还蘑菇什么,我们走了!”程思芜到了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凌皓杰和玉蓁蓁并未跟过来,回头时候看到两人在甘露泉前头不知说着什么,凌皓杰又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心里自是有些酸意。

“来了来了。”凌皓杰起身时候,无奈的对玉蓁蓁耳语道,“蓁蓁你瞧,昨天你力举的这个人,可当真是个麻烦的婆娘。”

这些话玉蓁蓁可并未入耳,她缩回手,又瞧了瞧角落里的锦鲤,方才与凌皓杰一道离开了赤松观。

四人在迷宫般的明霞洞府内寻了半晌,眼见着太阳高高挂在天中央,方知不觉间,已经一上午的工夫过去了,而离着三日之期,唯剩一日半了。

“怎么办呢,就算进了洞府,可是寻不到上仙,找不到冰玉散,时间过得这么快,蓁蓁这身子……唉,究竟如何是好。”程思芜这会子是当真急了,原地忐忑的来回行走,地面上撮土扬沙的。

“程师姐不要焦急,”玉蓁蓁见程思芜这般为己,心下着实感动的很,这种关爱与在乎一直是她所缺乏、心向往之的,“我想,既为上仙,必然行踪不定。也或许是在考验我们,不如……”玉蓁蓁想了又想,后转头先对凌皓杰道,“凌师兄,既然那位风师兄是除贵派掌门之外唯一一个可以正当途径到达这里的人,那他一定知道找出上仙的方法。而我们四人之中唯有凌师兄熟悉这里的路,所以当下只得先麻烦凌师兄回去求教一番……”

“我才不要和那个风花飞……”一提到风花飞,凌皓杰立即就不干了,尤其玉蓁蓁口中“正当途径”四个字可是大大伤了他的自尊心,他立即抱起膀子气鼓鼓的背对着玉蓁蓁。

“二师兄!”程思芜当真是对这个凌皓杰没办法,七八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如此小孩子脾气,难不成还当真是小小孩老小孩?

玉蓁蓁先对程思芜摇摇头,示意她先不要说话,后又对凌皓杰道,“我自是知道凌师兄与风师兄之间的误会,其实这事也好办,凌师兄不必亲自去寻风师兄,我见菩提子道长对凌师兄百般宠溺,若凌师兄对道长言明,想必道长必定不会袖手旁观。”

玉蓁蓁几句话吹得凌皓杰登时从地底快要飘到天上去,刚刚那个闹别扭的凌皓杰消失的荡然无存,他先爽朗的笑了几声,后拍着胸脯对玉蓁蓁道,“蓁蓁真是慧眼,这么快就看出师父对我的疼爱了。好吧,这事就交给我!”

“如此,便多谢凌师兄了。我与程师姐和姐姐在此再寻找一番,两个时辰后,咱们赤松观见。”玉蓁蓁说话办事向来都是条理分明,言简意赅,这个好习惯被延续到了异世。

见凌皓杰喜气洋洋的离去,程思芜定定的望着玉蓁蓁,嘴巴张的老大,后问玉芃芃道,“蓁蓁她……一直是这样干练的吗?”

玉芃芃的讶异丝毫不逊程思芜,她与玉蓁蓁相处四五十年,别人不了解,她怎么会不了解这个妹妹?玉蓁蓁因身子虚弱,打小备受玄天与琼华的疼爱,还被掌门丁啸赏识,可以说是被清虚宫众人捧在手心儿上的。从前的她,从不用想任何事情,早便有人为她铺路垫底。至于如今玉蓁蓁的这股子聪慧劲儿,可决计不像是被人宠大的。没有经历过痛苦的洗礼,便不会有大彻大悟,更别提大智慧了。

程思芜见玉芃芃这般,便也没再问,而玉蓁蓁说了那番话后,也没再开口,只是继续挂上那张淡淡的笑脸。程思芜吐吐舌头,对玉蓁蓁道了句,“我们不能走太远,不然迷了路,可就找不到赤松观了。”

***

三人沿着小径走了许久,可饶是百转千回,仍旧不见一个人影。直到最后,程思芜一跺脚,恨恨道,“真是可恶,这捉迷藏一般的寻找究竟有没有尽头!”

玉蓁蓁见程思芜再度因为自己的事情而生气,心中自是温暖了下,后上前,本想拉住程思芜的手,可方才伸出一半,就又抽了回来,改为拱手恭敬道,“程师姐待我这样好,我当真无以为报。只是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大家为了我已经足够努力了,程师姐莫要再气坏了自己,反而让我无法安心。”

“蓁蓁!”程思芜听闻玉蓁蓁说了这样妄自菲薄的话,自是更生气。她用力的按着玉蓁蓁的肩膀,力度大的直让玉蓁蓁冒冷汗,“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既然有办法能治好你,不到最后一刻,我们都绝对不能放弃的!”

这些话,虽带了某种责怪的意味,可却让玉蓁蓁的眼圈儿蓦地红了。她低垂下头,咬着嘴唇忍了半天,后才重重点头,算是应了程思芜的意思。玉芃芃见气氛瞬间有些伤感,忙上前道,“就是,咱们还有希望,凌师兄不是回去寻支援了么,一定会有办法的。我看这样吧,程师姐和蓁蓁也都累了,不如咱们先往赤松观去歇歇脚吧,正好等凌师兄回来。”

玉芃芃的提议,玉蓁蓁和程思芜自然接受。三人一起回了道观,玉芃芃轻车熟路的寻了几个蒲团连在一起,又寻了浮尘好好地扫了扫,方让玉蓁蓁躺下休息。玉蓁蓁自是有些受宠若惊,她从前向来是独来独往的,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待遇;而同样讶异的还有一个程思芜,她眼见着玉芃芃熟练的做着这些,干张几下嘴,才开口道,“芃芃,你……你待蓁蓁倒是真的好,像一个母亲照顾女儿一般。”

“这些年,这都成为习惯了,一时间还真是不好改。”玉芃芃笑笑,可唯有她自己清楚,这笑容中到底掺杂了多少苦涩。

不想,玉蓁蓁却一把抓住玉芃芃的手,嘴巴一张一合吐出了两个字,“谢谢。”

玉芃芃瞳孔微微一缩,脸上笑容却是不减,她反手轻拍玉蓁蓁,轻声道,“你我姐妹,哪里来的这些客套话。”

“你们两个还真是让人羡慕,”程思芜蜷缩起腿,手臂套住双膝,似是回忆起了从前,“只可惜我是孤儿,打小就来到逍遥派修仙,从未体验过什么姐妹亲情。”

“那从此后,我们就是姐妹了,”玉芃芃带着一丝惊喜的神色,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程思芜道,“若是程师姐不嫌弃的话。”

“不嫌弃,有两个这么好的妹妹,我高兴还来不及!尤其是蓁蓁,居然能把我那个油嘴滑舌的二师兄指使动,我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程思芜与玉芃芃相聊甚欢,玉蓁蓁的眼皮却越来越沉重。从前她并未有过午睡的习惯,可今日不知为何,她就是困倦至极……

也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之中,玉蓁蓁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觉得周遭安静至极。她起身环顾四周,这里的确是赤松观无疑,可是为什么程思芜和玉芃芃都不见了呢?

玉蓁蓁前行两步,喊了两人几声,可并无人应答。她抓抓头,想着约莫她俩可能继续寻上仙出去了,便推开门,自己也走了出去。

可谁知,迎面竟撞上一个身着大红道袍、手持浮尘的老者。那老者看上去约莫五十上下,长得是慈眉善目的,尽管被玉蓁蓁冒失的撞了一下,也没有丝毫生气的模样,反而笑着问道,“小姑娘,这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里?”

玉蓁蓁总觉得这个老者长得有些面善,可如今她心系玉芃芃与程思芜,便也不做多想,只拱手抱歉道,“老人家,对不住了,我是准备去寻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你们怎会到此?”老者一捋胡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