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燕来昭华》燕来 反攻 燕来昭华GAY吧

更新时间:2020-04-25 16:02:24

《燕来昭华》燕来 反攻 燕来昭华GAY吧 连载中

《燕来昭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七彩女仙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刘燕平,姜宏春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燕来昭华》的小说,是作者七彩女仙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刘安平前不久刚从家里搬到单位的集资房,现在主屋的西屋闲着。 这次刘燕平回来正好住。 晚上待姜业辉睡着后,刘燕平来到东屋和父母做告...展开

《燕来昭华》免费试读

刘安平前不久刚从家里搬到单位的集资房,现在主屋的西屋闲着。

这次刘燕平回来正好住。

晚上待姜业辉睡着后,刘燕平来到东屋和父母做告辞,听听父母在她临走前,最后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事。

刘父刘母都还没有睡,见大女儿进来,想到她明天就要回牡丹市了,虽说在一起呆了几天的时间,还是觉得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似得。

刘父刘母二次三番交代刘燕平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要照顾好外孙姜业辉,在饭食上面不要亏待自己和孩子,有难处一定要和家里人说等之类的话。

刘燕平一一应下。

回屋收拾好返程的行李,刘燕平再次感叹这次没有白来。

她认定,只要用心努力去做,一定会改变自己的命运。

对此,刘燕平对以后要走的路充满了信心。

那试着接受赵维邦的感情呢。这个不行。念头刚一闪过,刘燕平立刻打心底抗拒着。

那记忆中的陈年旧事,突然像海底的波浪在刘燕平的心中翻滚,各种生活片段都冒了出来,停也停不下来。

上世,姜老爹把姜业辉带回家抚养时,和她商量好的,打算等辉辉七岁就他进城上一年级,到时候张老娘跟着一起过来照看他。

没有想到,姜老爹那年午收时受了伤,姜老娘只能留在家里照料他的生活起居。

这么一来,姜业辉也只好留在老家,和姜业华他们一起,在白杨镇小学报名上了学。

原来计划好儿子进城上学的事泡了汤。刘燕平心中也很失落。

刘父找到粮食局杨局长,按照女儿的意思,提出把她往白杨镇粮站调。

杨局长推心置腹的劝说他,

“老刘,去年没有把刘燕平安置到白杨镇,一是,考虑到面粉厂在平南县县城,离你家近,有的照应。而且厂里经济效益、福利都好。”

“面粉厂还让她参加了集资建房。”

“二是白杨镇粮站是亏损单位,要不是国家补贴,说不定什么情况呢。现在职工只拿基本生活费。还有的职工已经买断工龄了。“

“你让刘燕平去了吃什么?住哪里?”

刘燕平听了父亲转告给她的话,调动工作的事也只有作罢。也只有等辉辉年龄再大一点,才接他回来上学。

不久,厂里从乡镇粮站调进来一名职工,他性格爽快,而且为人热情大方,很快赢得同事们的喜欢。

刘燕平只听到别人喊他石恒山,并没有留意过他。

可是,石恒山不知道听谁说了她的情况,开始疯狂的追求她。

对于石恒山每天在她面前跑前跑后的,还主动要替她代班等行为,刘燕平不仅不为所动,还尽量躲着他。

刘燕平五官本来长得就好,虽说她生育过孩子,体型却和那些刚参加工作的小姑娘也差不多。

厂里很多未婚男职工都关注过他。只是刘燕平无意再婚,一个也没有理会。

当年她与姜宏春认识是邻居赵进介绍的。他们婚后,据姜宏春对她说,他是回来探亲时去表哥赵进家串门,见到她候,一眼就看中了,才托赵进到她家说的媒。

他们从相亲到结婚统共只见过两次面,通过几次信。时隔两个月,姜宏春回来和她举办了婚礼后,就把十九岁的她带回部队随军了。她根本不知道啥叫谈恋爱,就成了军嫂。

随军时,刘燕平怕别人说她小,特意告诉别人她已经22岁了。

厂里的同事得知刘燕平明显的抗拒态度后,本着热心的意图,有意无意的,帮着石恒山在刘燕平面前说好话。

“为人大方,朋友多。都说朋友多了,多条路。”

“多好的小伙子,勤快着呢。”

“懂事,待人还亲热。”

随着时间的推进,慢慢的,石恒山也能和刘燕平递上一两句话。

到了星期天,刘燕平要和同事换班回乡看望辉辉时,石恒山便以自己无事为由,开始替她代班。

有时还会给辉辉买礼物让她带着。

刘燕平推辞不要,他也会笑呵呵的收回去,不再坚持,并不会使刘燕平感到为难。

他在刘燕平面前透露,俩人的工作时间不同,可以相互调班。以后有他在,就可以把辉辉接到城里上学。

接触过之后,刘燕平发现,石恒山的为人处世果真像同事们说的那样。

第二年春天他们结婚了。

还没有来得及把辉辉转进城里上学。石恒山的女儿被他前妻送来了。

石欣欣刚来的时候,双眼充满着惊恐不安的神色。

刘燕平看到也心疼,说不出让她离开的话。

小姑娘见她新妈妈为人和气,从不打骂她,也慢慢的试图和她亲近起来。

有时刘燕平去上班,石欣欣小小年纪竟然能帮着做家务,只求得新妈妈不要赶她走。

刘燕平从此更加怜惜这个孩子。

新婚不到三个月,面粉厂因为经济效益下滑,单位开始裁员,下岗人员只发部分生活费。

石恒山来厂的时间短、资历低,第一拨下岗名单中就有他的名字。

刘燕平听说后找到厂里领导,要替换石恒山下岗,厂里不同意。

她本意是石恒山去厂里工作,自己下岗在家做些裁剪活补贴些家用,还可以把辉辉接回来上学。

哪里想到石恒山根本不听刘燕平的解释,趁着酒劲在家大吼大叫,

“知道你根本看不起我,和我结婚就是为了把你儿子就回来上学,让我照顾他。”

“现在我下岗了,不能替你养儿子了,你的本性就暴露了吧!”

“你假惺惺的去找领导,不还是嫌弃我没有工作了。”

刘燕平即难过又委屈,她再婚也是想给孩子一个完整温暖的家。

石恒山在家,把下岗的不甘怒气都发泄在刘燕平身上。

在家闹了几个月之后,他终于出去找工作了,可不是嫌这就是嫌那。每天都回来骂骂咧咧,愤世不公。

刘燕平劝他先找个工作安顿下来,骑驴找马。

这又招来石恒山的一顿羞辱。说刘燕平品质低下,只认识钱,让他去做低贱的工作,拿他的尊严不顾。

下岗又没有找到工作的石恒山,并不改以往的作风,依然呼朋唤友的招呼他们来家里吃饭喝酒。

刘燕平每月的工资根本不够他这样花,只是客人已经到家了,也不好不做接待。

为了维护石恒山的面子,她只好拿出自己仅有的一点积蓄出来补贴家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