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合璧泪》合壁泪 腹黑攻 合璧泪玻璃

更新时间:2020-04-25 20:02:57

《合璧泪》合壁泪 腹黑攻 合璧泪玻璃 已完结

《合璧泪》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思索之旅分类:武侠主角:师叔,朱先

《合璧泪》为思索之旅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无腿百手朱先河等人在危急时刻,被一队骠悍的骑手所救。 无腿百手朱先河醒来时,躺在的山洞中干草堆上。周围堆着不知名的草药,一阵阵草...展开

《合璧泪》免费试读

无腿百手朱先河等人在危急时刻,被一队骠悍的骑手所救。

无腿百手朱先河醒来时,躺在的山洞中干草堆上。周围堆着不知名的草药,一阵阵草药的香气龚来,头脑也为之清醒。一看胸口缠满了绷带,朱先河用嘶哑的喉咙问道,“是你们救了我?你们是谁?为何在那危急的时刻会出现在那里?一虬髯打大汉上前答道,是我们老大,哦,是我们的老朋友无量道士千里传书,我们才知道你们遇到了危险。我们本是要到沙漠中去寻找你们的,没想到在沙驼寨碰上了,真是巧合啊。”

另外几人也嚷嚷着,“是呀,原本是要到沙漠中去的。老大……噢,是老朋友是叫我们去沙漠里去的。”

无腿百手朱先河听出了这些人意思。这帮人是山匪,好像无量师傅还是这伙人的老大。可师傅怎么可能与这帮山匪是一伙的,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朱先河看着身上的绷带,“是谁为我救治的?在我中了林乞儿的毒镖时,就想到了神仙也救不了自己的。如今,却活了下来。”

虬髯汉子对无腿百手朱先河“嘘”了一声,“说话要轻点,这里是百草先生的住地。他老人家不喜闹腾,若是惹老先生不高兴了,会当即赶走人的。就是我们老大……哦,老大哥也惹不起这百草先生,老人家不仅医术超凡,武功也是一流的。为了救你,我送给了百草先生一颗百年蛇胆。那是我们老大……哥当年送给我的,以备急用。说实话,要不是老大哥飞鸽千里传信一再交待我们,我真舍不得那宝贵异常的百年蛇胆。”

窑洞前有一条小路曲折蜿蜒通向山顶。山路上下来一位白须飘飘的老人。背后竹篓装着所采的药材,手提药锄轻盈地向山下走来。

老人来到山洞前,扫了一眼洞前的众人。“怎么,还不走,等在这里是索要蛇胆?”

虬髯汉子忙上前答话,“不敢,小的不敢。那本应该送给百草先生的,那百年蛇胆只有在百草先生手里,才能物尽其用。留在我等手里糟塌了宝物。”

百草先生冷着面孔,进门后看了看无腿百手朱先河,“明天就可以离开了。没什么大碍。”

无腿百手朱先河在床上作揖道,“谢先生救命之恩!”

“谢什么谢,我是看在那百年蛇胆的面上救的你。现在,我们扯平了,不要再说谢什么谢的。”

看来,这们百草先生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老人。与蒙面尊者有着相同的性格。

百草先生对着虬髯汉子说道,“你不要认为你的百年蛇胆就可换回一条命,是你们的老大,占山为王的老大当年救过老夫一命。看在你们老大的面子上,老夫才救那无腿的人一条命。明天赶紧走人,多一天也不行。”

无腿百手朱先河终于听明白了。无量师傅是山匪出身,不知为何到了归来峰变为无量道士。这其中的曲折一时也弄不清。

百草先生(闲散药农)出了门,见马匹后边立着两个大锤。一个锥子般身体长着个硕大无比头的人枕着大锤睡觉。便上前吆喝了一声,“哪里来的怪物跑到老夫门前打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赶紧起身走人,慢了,老夫要动手撵人。”

三头行者韩大师一听来了气,“什么,还有人敢撵三头行者韩大师的人?你也打听打听我三头行者韩大师是何等样的人物。还有我那大大有名的蒙面师傅和百草先生师叔,我们三个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现在听清楚了吧?还敢不敢撵人了?嗯?”

百草先生凑近仔细地看了看三头行者韩大师,暗叹道,“师兄的眼睛是不是瞎了,怎么弄了个脑子不清楚的人为徒儿。”

三头行者韩大师等着那不长眼睛的老头显现吃惊的表情。可等了半晌也没有看见。三头行者有些失望了,一失望就领起了大锤。但起身时忘记了运功,本身头重脚轻再加上大锤的下坠,一头栽倒在地。连忙运气准备再起身。忽然听到老头吆喝了一声,“功夫没练到家,不运气支撑不动硕大的脑袋。嗳!这就是急于求成的结果。如若还不修炼,每日里睡醒后,也要运气才能起身。再发展下去,会趟在床上运气也起不了身。还要人扶着走路,还要顾个人帮忙提着大锤。嗳!真是个可怜的人儿。”

三头行者韩大师有些听明白了,眼前不起眼的老头似乎就是自己的师叔。门外人断然是不会懂的。可师叔说自己越来越不行,以后还要别人搀着走路,那怎么能行?想到这儿,连忙从怀里掏出黑剑,剑尖冲着百草先生向前一送,本意是叫师叔看一看这寻常的剑。百草先生以为眼前怪人行刺,一药锄点在了三头行者韩大师的头上。只听“哎哟”一声,三头行者韩大师躺在了地上。一把黑黝黝的短剑掉了面前。

前面三头行者韩大师已经说了师傅和师叔。闲散药农已知眼前怪人是自己的师侄,如今一见此剑,哪有不明白的道理。对着这位不同凡响的师侄“哼哼了两声,“如若不是你自报了名号,我定要捏碎你硕大的脑袋。省的你跌倒了爬起来太困难!”

百草先生仰头叹息了片刻,对着三头行者韩大师说道,“难得师兄一片苦心,要你见了师叔亮出剑。这是要师叔教几手,改变你练功不到家的毛病。罢也,罢也!就指点你一番,成与不成,看你的悟性如何了。”

百草先生在山洞前的空地上挖了个坑,上小下大。又在坑边垒了个灶。从山洞中取出多种草药添进锅内,又加进了不知名的兽血熬了一锅。待锅中药液沸腾后,将液体倒进了坑中。对着三头行者命令道,“跳进去!”

三头行者韩大师向后退去。想起了师傅当初把自己塞进石桶的经历,眼前的师叔似乎与师傅有着异曲同工的想法,想把自己再修炼一回。

三头行者韩大师正想着过去的可怕经历,身子一麻,便被师叔踢进了坑中。

不过,这次要好些。是头上脚下,液体只没至脖子,还能呼吸。只是脖子以下烫的难受,身体被箍的紧紧的。脚下倒是挺松动的。那沸腾的液体拼命地朝身体里面钻,然后向脚下涌去。

一个时辰后,坑中的液体被身体吸收。三头行者韩大师感到头脑从来没有这般清醒。纵身一跃,向坑外跳去,可是没出来。感觉到是脚卡住在了坑中。

三头行者试了几次还是没有成功。只好由师叔叫虬髯汉子一干人挖了大坑,才把三头行者韩大师挖出来。

三头行者韩大师一出坑顿时将众人吓了一大跳:脑袋没减小,身体也没变,只是憋出了一双奇大无比的脚。那脚足有两尺长,宛如脚踏两只船。

百草先生在一旁点着头说道,“这下好了,不会再栽跟头了。无论奔跑还是退后,速度皆可疾如风。尤其是轻功,可在水面行走如履平地。但愿此子心性不坏,若非如此,武林可要遭殃了。请上苍饶恕,并非我愿!”

三头行者韩大师试着走了几步,感到比原先稳当的多了。只是两头大中间小,怪模怪样的身体,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

三头行者韩大师翻着白眼问道,“我如今这长相,是不是有些难看?师傅见了我还会认出吗?女子若是见了我,会不会嫌弃?”

第二天一大早,无腿百手朱先河一行人起身向归来峰行去。三头行者韩大师走在队伍最前面。随行之人不让其走在中间,那两只硕大无比的脚经常踩在别人的脚上面。

一行人行路碰到众多人时,好处就显示出来了:路人纷纷如躲避瘟神一样避开三头行者韩大师。瞪着大眼看着不知名的怪物一般。一行人省却了吆喝开道的麻烦。

一行人在尘土飞扬的路上行走的感到苦闷不安。百晓不吟提议,由此转向东南可至水路回归,那份悠闲比走陆路不知要好多少倍。

众人一致采纳了百晓不吟的建议,转向东南方向,改走水路图个清闲。

众人行至第三天的晌午时分,来到了浪花飞溅的大河边。一座简陋的渡口只有一只渡船。船上坐着往来的商旅悠闲地等着开船。

三头行者韩大师飞身一跃上了船。船上众人见凭空降下一个大头大脚的怪物,吓的“妈呀”大叫,纷纷落水。船夫吓的呆立在船上,手执橹如雕塑一般。

三头行者韩大师见怪不怪,脚踩水面轻轻的提起几个落水之人,放到岸边后。踏水而行,刹那间到了对岸又弯了回来上了船,回过神的船夫吆喝着岸边的人上船。岸边上的人见大脚妖怪向自己招手,四散而逃。只恨老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但也跑的飞快。水中的几人见大脚妖怪飞上了船后,便游上了岸。落水之人纷纷叫道,“刚才被吓坏了,忘记了会水。或是魂儿飞走了,身体不会动弹。”

船夫抖的如筛糠一样,跪在三头行者韩大师脚下,“大仙啊,你饶了我吧!我一生未做坏事,下有孩子上有老娘。他们全都靠我赡养!”

无腿百手朱先河一行人总算说服了船夫开船。坐在船上观景闲侃倒也自在悠闲。

三头行者闲不住,自船上跃至水面。手举两个大锤,翻着白眼做了个金鸡独立,把船夫吓得差点跃至水里面。

一行人乘船在大河中行驶了几天,又转为陆路。路途中,无腿百手朱先河头痛难忍,直痛的想要跳河自杀。朱先河知道是余毒在作怪,不曾想到林乞儿的毒镖这般厉害。朱先河头碰船帮,两手乱舞,众人皆无计可施。

朱先河在痛苦中回忆着过去,感到生命快要走到了尽头。突

《合璧泪》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