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极地异煞》变种异煞 大叔受 极地异煞圣水

更新时间:2019-09-05 18:03:24

《极地异煞》变种异煞 大叔受 极地异煞圣水 连载中

《极地异煞》

来源:酷匠网作者:幽灵帝国分类:幻想主角:萨尔夫,叶飞

主角叫萨尔夫,叶飞的小说是《极地异煞》,它的作者是幽灵帝国最新写的一本幻想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叶飞看着萨尔夫的脸,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仿佛在盯着一个说谎的孩子,不知道为何,她突然想起了最后一封邮件——小心,萨尔夫!“你想...展开

《极地异煞》免费试读

叶飞看着萨尔夫的脸,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仿佛在盯着一个说谎的孩子,不知道为何,她突然想起了最后一封邮件——小心,萨尔夫!

“你想说什么吗,女兵?”萨尔夫被她盯得有些发毛,如果眼前没有发生命案,他还真想调侃一下美女兵。说出点擦边球的玩笑话,可是眼前形势不容他随便得瑟。“喂!叶飞,你害怕了?”

女兵摇了摇头,把眼神从队长的脸上错开。“萨尔夫,你从下飞机以来遇到什么怪事了吗?”叶飞这句话问完,大伙突然都放下了手里的活。连抬亚斯特尸首的事都忘了,他们放下手里的活儿,纷纷看着队长。这让萨尔夫有些难堪,他愣了十几秒钟,然后平静的答道:“这次算吗?算的话,就是这次。”

——外面的雪和风都很强烈,萨尔夫和沃伦扎紧了军服,戴上防风眼镜。抬着死亡士兵的尸体。

“萨尔夫,这里越来越不对劲了。我们在和谁作战?找不到敌人也找不到活人?”

萨尔夫能体会到沃伦话语中的沉重和恐惧。

“我也不清楚。沃伦,我们即将面临着沉重的考验啊。”

萨尔夫将尸体扔进了冰坑,奇怪的事情又出现了。尸体落入冰坑后迅速蒸发了,就像燃烧的柴火那样。可是没见到火光,只看见尸体在溶化,仿佛跟冰合到一起了。冰坑底部开始冒泡,冰层竟然裂开向上冒红血,场面相当诡异。能听到煮开水般的“咕噜!咕噜!”的声响。声音持续了一分多钟,一切又奇迹般地恢复了平静。

二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他们承认自己看到了尸体被氧化的过程,就这样的消失了。昨日还好的兄弟因为遭遇到不幸而糊涂的死去了。

沃伦站直身子,向死去的士兵敬礼。虽然他已经看不见任何能辨认出亚斯特身份的东西,也不在为他袭击过自己而愤懑了。

萨尔夫低下头冲着空洞的冰坑说:“我会调查出事情真相的。相信我,亚斯特,我会还你个清白。”

茫茫雪原毫无生机,大风卷曲着雪将天空蒙上一层层灰白,天宇之间,充满了风雪的味道。就算是冰坑不吃掉尸体,亚斯特也会因暴风雪而淹没。

二人向回走,科考站附近已不像昨日那样平静。今天却出奇的寒冷和恶劣。

“萨尔夫,我们还要搜查其他楼层吗?”

“当然。”

“那个被叶飞炸开的墙壁里面是什么?”

“哦?”

沃伦的提醒让萨尔夫清醒了许多。叶飞炸开了墙壁导致亚斯特惨死,心中必定内疚,肯定要亲自去探秘。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糟糕了。就算傻子也能看出来,墙壁后面的空间必定杀机四伏。

“沃伦,你提醒的对。如果叶飞再做出什么傻事儿可就难办了。”

“这个女人很有可能擅自行动。”

“妈的,早知道让她跟我来了,我们得赶快回去。”

……

真让沃伦说中了,叶飞不顾士兵们的阻止单身潜入了被炸开的墙壁里。墙壁后面是深深的隧道,隧道呈圆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一股潮湿的气息笼罩着四周,没有铜墙铁壁,没有整齐划一的落地窗户,更没有壁灯,风扇等东西。现代化的设备全都没有,有的只是冰墙,这里像是一个人工隧道,叶飞觉察出这儿的情况跟外界有天壤之别。或许和科考站不是一回事呢!一定是隐秘的空间,倒要看看下面隐秘着什么?这里的黑让她想起了昨夜里的遭遇,小女孩引她到了破损的那处黑洞,是不是就是下面这个?

叶飞发现周围的墙壁全是冰,这对于南极洲来说,并不新鲜。可彻骨的寒意让她浑身不自在,能明显的看到墙壁渗出的寒气和头顶令人惴惴不安的冰锥。

叶飞越往下走,深处的寒意就越浓,冰锥也就越多。

她裹紧了军衣,为了防止冰寒刺骨扎紧了衣领袖口。战术手电的光束将周围和前面照得通体发亮。这里真的很安静,什么奇怪的声音都没有了。她不知道自己行走了多长时间,多远的路程。脚下的路程开始还算平稳,有人工的石阶,虽然石阶很滑,但也算好走。可越往下来路就变得不稳,坑坑洼洼,仿佛有水没有凝结。踩在军靴下“啪!啪!”作响,而且很粘鞋底儿。

叶飞将灯照向地面,蹲下身子仔细观察着。

“血!”

答案有些震惊,怎么是血?这勾起她对亚斯特的隐痛,那些悲鸣仿佛又回到了自己耳边。这悲鸣中仿佛还带有亚斯特的责备,这地洞里不会真的有鬼吧?

身处于冰洞中的女兵,虽然抛去了凡人的恐惧心理,但冷落和无助感压迫她有些喘不过气。叶飞在这冰窖般的隧道内尝到了孤军作战的恐慌,但她不后悔,不做停留慢慢向下走。手中稳稳地端着“黑色战马”,手指时刻在扳机前准备着。

耳机突然响了,吓了她一跳,心脏仿佛提到了嗓子眼。

深邃的冰洞内回响着队长责备的声音,声音很大,甚至有点震耳朵。

“你气死我了!你在哪?我就知道你要独自行动。你在原地别动,我派人去接应你。”

叶飞没有回话而是冷静地听队长把话吼完了,然后就——挂机了。她的脾气秉性让萨尔夫哭笑不得。

……

“谁愿意去支援叶飞?”萨尔夫没好气地问。此时,队长生叶飞的气还没消呢。

“让我去吧。”奥托回答。

“摩尔、马托、施恩跟奥托去,快去快回,戴上耳机,随时联系。”

“好的。”

奥托很痛快的接受了命令拿好装备带着三位弟兄跑出中控室。

在场的人心中都知道奥托的迫不及待来源于何处?

“叶飞。”队长的情绪缓和了。“你这么一个人单干太危险了。我叫人去找你,在听的话给点表示?”

萨尔夫对她也有无奈的地方,女人犯起倔来怎么比男人还强?

仿佛等了半个时辰,隧道那边才传过话来。

……

“知道了——”

带着点幽怨气息的女声,对萨尔夫的情儿,有些很不情愿的样子。

……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巴迪问。

“怎么办?哼!”萨尔夫阴阳怪气地说:“能怎么办?我的原计划让叶飞打散了。等她回来,我们再彻底搜索三层楼,只能这么办了。”

“队长,你不信我啊。这已经是空城一座了,亚斯特的死已经——”

“够了!够了!巴迪!你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的了,而且还胆小了。像个‘贝雷帽’的战士吗?”

巴迪没有反驳,不是因为怕他。他知道这里诡秘背后隐藏着更大的危机,或许真像疯狂的亚斯特说的那样呢?

巴迪自己也纳闷了,我什么时候开始学会怕了?难道是因为进入科考站和叶飞失去联系后的那段奇遇吗?源起于电子人“狄娅”?

——周围的水声很强烈,不知道这水声从何处来。先开始是滴水的声音。这声音很近,仿佛就在眼前。而后是流水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就有些远了。叶飞迫于好奇向冰洞隧道的顶端照射,真的有所发现,顶端渗出的竟然是血液。原来地上的血水并不是积存而是从上面滴下来的。难以置信,这可能是自然现象吗?叶飞不惑地问着自己,她没有等奥托那些人自己向下走,不知道这里有多深,好像永远走不完似的。底下的路显得更难走了,到处泥泞一片。越往下走,血腥味就越重,呛得她有些恶心。脚下的湿滑无法快速前进,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些冤魂的哭嚎,不过在深洞中变得低沉。其中夹杂着含糊不清人类的说话声,听不懂在说什么?叶飞像一只惊觉的兔子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她将脑袋贴近墙壁,好让声音传播的更清晰。这回听清楚了,有人在底下叫她的名字,仿佛从地狱深处传上来。悠远又凄凉,好像是狄伦的声音。

“叶飞,下来。我在下面呢,我要告诉你个秘密!”

这不是她的幻觉。

“喂!是狄伦吗?站在那里等我,哪也不要去,这是命令!”她加快了脚步。

女兵走了一大段滑坡,终于看到了平坦的道路,空间很小使她抬不起脑袋。这段路相对来说要走的艰苦些,矮小的空间令她更不愉快了。

耳机内传来萨尔夫的声音。

“你看到什么了吗?”

“很矮的地方但范围很广,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我听到了流水声,这里该有一条暗河。奇怪的是冰洞顶端渗出了血液。”

“血液?”

“是的,但没发现尸体。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她有意不谈刚才听到狄伦的声音,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那电脑最后的回复;第二个原因是即使说了他也不会相信;电脑里这条挑拨离间的回复,她过了一下脑子,还是谁也不告诉的好!这要观察一下,从现在开始,她对萨尔夫有了一些重新的认识。如果可能,她要找个自己信的过的人,讨论一下。看看那个人该怎么说?有钢枪在,敌人好消灭,可心魔难除啊。

——“喂!喂!叶队!你在哪?”

叶飞听得出来是奥托,他到底是来了。上面传来很嘈杂的脚步声,一定还来了几个人。

“萨尔夫,奥托他们快找到我了。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这样最好。遇到紧急情况,我们会派人去帮你。记住,你的定位仪收好。千万别迷路了。”

“队长。”

“什么?”

“巴迪一直对我隐瞒着事情,找机会跟他谈一谈吧。”

“他去仓库守护飞机了,有机会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