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君在上:仙友入我怀》神君上仙上神 健气受 神君在上:仙友入我怀LOLI控

更新时间:2020-08-10 04:12:24

《神君在上:仙友入我怀》神君上仙上神 健气受 神君在上:仙友入我怀LOLI控 连载中

《神君在上:仙友入我怀》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拟时遇分类:仙侠奇缘主角:青瞻,小露

拟时遇新书《神君在上:仙友入我怀》由拟时遇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主角青瞻,小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自己年幼时,青荀还非拉着自己和比自己更小的青和来凡世的青楼见一见世面呢。 而自己到了现今三万岁的年龄,作为一个适龄女神君,要娶能...展开

《神君在上:仙友入我怀》免费试读

自己年幼时,青荀还非拉着自己和比自己更小的青和来凡世的青楼见一见世面呢。

而自己到了现今三万岁的年龄,作为一个适龄女神君,要娶能娶要嫁能嫁,适当涨涨见识是应该的。

两人再次站在“芳华楼”跟前。小露直在后头跟着,拽了拽青瞻的袍子,声音弱弱的:“上神……”

“没事,来,本上神带你逛个小楼。”青瞻握住露直的小手,把人牵进去。

******

“公子欢迎,这儿姑娘……”一个摇着团扇的老鸨慢悠悠扭过来,尖着嗓子刚喊了半句,似是被惊得噎住。

毕竟是见过风浪的人,老鸨僵笑了一瞬,很快又恢复了她一贯深深的笑容:“公子,你这是带着小童来,还要找姑娘吗?”

看到这俊美的公子进来,衣着气度均是不凡,想他应该是个大款儿……紧接着,看到他手里还牵着一个孩子,那孩子倒是一副侍童打扮,就不知道这俩人是啥关系了……

“找找找,我一兄弟已经找了,在楼上等我呢。”青瞻见人说人话,扇着写着酸诗的纸扇,脸上和和气气的,带上点笑,看起来很像是个富贵人家的放荡小公子。

就是长得比一般的小公子们标志得多。

老鸨摇着扇,把身上香囊配着的劣质香味煽过来:“好吧公子,那您请吧~上了楼可别扰了旁的房间的好事啊!”

仍被牵着手的露直鼻子抖了三抖,连往青瞻身后躲。小灰狼鼻子灵,受不得这样浓烈的香粉味。

注意到露直的小动作,青瞻也不和人啰嗦:“妈妈说笑了,这个我自然是懂的。”

老鸨笑笑又摇着走开了。

青瞻怕娃给走散了,牵着小露直,直奔楼上三号房和四号房。

这两间房在二楼的尽头,门外走动的人少,有几个玩姑娘的,左右搂着衣着暴露的姑娘靠在栏杆上亲昵,倒是很少有人注意到青瞻这个小白脸和露直这个小孩的动向。

入芳华楼前,青瞻在外用神识探查过一番,几个鬼族的人在三号房厮混,而四号房除了关着一个苦直,就只有一个昏昏欲睡的不起眼的鬼族人。

鬼族的人为什么在这个小镇她不管也管不着,首先得救出苦直再说。

青瞻闪进屋内,还未等那看守者的鬼族人醒来,就把被打得鼻青脸肿陷入昏迷的苦直给背在身上闪了出来。

门外,露直还急得绕着圈儿。

青瞻一手扛着苦直,往前一把抱起小露直,略略提速,瞬间就没了影。

回去时青瞻也顾不得身边两人的感受了,她几乎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往南禺山赶。风疯狂地扑在她脸上,划过耳际还有一丝丝的疼,身上的袍服鼓动得厉害,在空中发出巨大的摩擦声响。

把苦直带出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他的情况不太好。

苦直和小露直的住所在南禺山山脚,尚处于青选大帝当年所设结界范围之内。青瞻也没把人带到自己的小木屋内,直接把人送到了他们的住所。

山中也有精通医术的小仙儿,她把人叫来给苦直看病,自己个儿就先回小木屋里去了。

在外头待了几天,不能睡自己的小床,睡也一直没睡好,之前身体没好利索,精神头就要比平时差些,现在人救回来了,真的得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青瞻回到自己在东峰上的小屋,被子也没盖,就和衣躺下睡了。

******

当青瞻悠悠醒转过来,身上已经被盖上了被子,周身暖洋洋的,感觉身上的无力感消散了很多,熨帖极了。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她喃喃出声。

“上神,你醒啦。”一道嘶哑的声音从门外头传来。

是苦直。

外头天正亮,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还是一直都在外边等。之前带他回来的时候,他一身被打得体无完肤,气息都虚了;现在听他的声音,已经有了底气,看来恢复得挺好。

如此一来,自己这一回,躺得也挺久的。

她低头看了看,身上衣服还紧着,稍微整一整,就齐了。

“苦直,你进来吧。”青瞻扬声道,让一直在外头的苦直进门。

“是。”声音一落,一头灰狼就钻了进来。

苦直是以原形的形态进来的,没有维持人形,看来还是伤得挺重。

他的身形很大,小屋的门又小,苦直只得弯下腰进来。他一进来显得颇有些局促,畏手畏脚的,只是木愣愣地站在屋里。

青瞻掀开被子,摸到这被子的刹那顿了一顿,她冲着苦直指了指这被子,想问问他知不知道是谁盖的。

不会是苦直进门来的时候帮忙盖的吧,那就尴尬了。

苦直很懂眼色,忙道:“昨晚,青荀上神回来了,有事找您,见您睡着就帮您盖上了被子。”他说话一板一眼的,听着很是无趣。

“哦?大哥找我有什么事你知道吗?”青荀这段时间找自己很频繁啊。

“青荀上神没说,走的时候就让您好好休息。”苦直现在俨然生硬得问什么回什么。

失去了继续听有关青荀的事的兴致,青瞻摆摆手,示意他跳过这个话题:“苦直你在我屋外等了我有多久了?”她掀开被子,挪到床边坐着。

他伤得那么重,让他在门外等自己睡醒,还怪不好意思的。

“该等的。我在床上养病三日,后就一直在上神您的门口站了三日等您醒来,就是要感谢您的救命之恩。”苦直向青瞻行了个大礼,身体都快要跪拜下去,青瞻忙拦住他,道:“好好的,别浪费力气行什么礼了,说说情况吧,怎么被抓去了?”

他也知青瞻是个不喜这些客套的礼节的上神,平日里待他们这些山里的小妖小仙也极为友善,可救命之情毕竟是个大恩,不管青瞻如何无所谓,他都欠了人上神一个大人情。

苦直站直来,又朝青瞻鞠了个躬,才说入正题:“上神,不知山中的灵矿出产的晶石有何作用?”

听苦直没有直言被抓走的原因,反而问起灵矿,青瞻的眉头渐渐皱起。

南禺山一直以来都盛产晶石与玉石,山中小妖和小仙们看着欢喜,总会捡来收藏把玩,但不知苦直这番提及,是不是发现了一些什么。

“我南禺灵矿出产的晶石,自是得天地厚待,极富有灵气,助人修炼抑或是拿来摆阵法都很合适。苦直为何这样问?”青瞻不动声色地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