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爹地,妈咪只爱我》爹地为我爱妈咪 最新章节 爹地,妈咪只爱我年上攻

更新时间:2020-08-13 20:06:02

《爹地,妈咪只爱我》爹地为我爱妈咪 最新章节 爹地,妈咪只爱我年上攻 已完结

《爹地,妈咪只爱我》

来源:作者:青涩分类:职场主角:亚宁,冷下

《爹地,妈咪只爱我》由网络作家青涩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亚宁,冷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山脚下。 苏子阳把车停在一处山下的加油站里,付给店员两万块照看一晚上。又命令亚宁在旁边的零售超市买些食品矿泉水,亚宁糊里糊涂的按...展开

《爹地,妈咪只爱我》免费试读

山脚下。

苏子阳把车停在一处山下的加油站里,付给店员两万块照看一晚上。又命令亚宁在旁边的零售超市买些食品矿泉水,亚宁糊里糊涂的按着他的安排行动,不过,还是偷偷利用职权讨了点便利,买了很多自己平时舍不得买的巧克力还有制作精美的小蛋糕~这也是食品呀。

“上山。”依旧简洁明了的总裁作风。

亚宁有时候真的怀疑跟自己斗嘴的那个人是不是他双胞胎弟弟了。亚宁是个想法和行为高度统一的人,所以自己想都没想就直接脱口而出,“苏总,你有没有弟弟呀,那种跟你长得很像的亲戚什么的也算,有吗?”

“什么?”苏子阳眯着要吓死人的冷眼看向亚宁。苏子阳实际上很搞不懂亚宁的小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自己过惯了一板一眼,每一秒都能预知下一秒的生活,跟亚宁在一起就不一样,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或者她会说出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来让你哑口无言。

“没,没什么,就是问问~”意识到自己在说下去很可能会酿成大祸的亚宁及时闭上了嘴巴。

“小心!”一个不留神,亚宁被山坡上弯弯曲曲的石子路上的碎石绊倒。苏子阳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买来的东西散落一地。

“啊!”亚宁直接倒在苏子阳宽阔的胸膛上,结实的胸膛碰到亚宁的额头,痛痛的。这时,亚宁听到了不是来自自己的却异常耳熟的心跳声,一样的紊乱,有节奏快速的跳动。这是,苏子阳?

亚宁抬起头,刚好和低下头察看她有没有被刮伤的苏子阳鼻尖触到了一起,苏子阳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距离亚宁不到一厘米,亚宁简直要溺死在他深邃的眼睛里。直到苏子阳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喉咙,两人才分开。

“捡东西了,我要捡东西了。”亚宁慌忙拾起四散的食物,掩饰自己已经红透了的脸颊。

苏子阳也有些不好异样的扭过头看向路旁的景色。用低沉磁性的嗓音轻声对亚宁说,“就快到了。”

临近黄昏的山峰褪去了白日里给人巍峨挺拔的面貌,山路两旁的草木丛葱葱郁郁,不知名的野花像调皮的精灵般偶尔闪现其间,整个山坡被笼罩在一片朦朦胧胧的雾气中,给它一股柔和的气质。两个人慢慢行走在这样如梦般的诗卷里。彼此探测的心也在慢慢接近。

“哇塞,你连山顶上都有房子?”亚宁再看到面前这栋小洋楼时,还是很没出息的感叹了,对于一个始终挣扎在温饱水平线上的刚毕业小女生来说,这件事情很值得感叹一番啊。

“白痴。”苏子阳再次习惯性的嘲笑她。因为自己已经司空见惯的事情在亚宁那里成了很新鲜的东西,让苏子阳心里也开始对周围的东西有些别的看法和观点,至少,不再那么无聊了。

这是一栋白色的两层小洋楼,最前端有五六米长的的长廊连着合金制成的复古繁华的两米长一米宽的铁门,苏子阳朝一旁长廊座椅下的砖块摸去,感觉到有些松动的一块抽出来,从里面拿出一个沾点泥土的铜钥匙。打开门。

“居然有壁炉!”这和自己看的电视剧里的画面太像了,镶着铜像浮雕的棕色马赛克壁炉,亚宁看电视的时候就幻想能在它旁边枕着软枕头睡大觉。“还和我看到的一模一样!”

“郑亚宁,感叹完了就去厨房。”果不其然,苏子阳恶魔般的声音总在自己幻想的最美好的阶段打断自己。

“做饭?”亚宁试图得到个别的答案。

“不然呢,我给你做?”苏子阳冷下声音,还是那个不容人反抗的,臭脾气!

亚宁这下全明白了,“苏子阳先生,您老千里迢迢从市里开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把我叫上跟着您一起拿着一大堆东西爬了两个小时的山路,就是为了在这山顶上吃顿饭?!”

“答对了。”苏子阳转身去楼上了。剩下亚宁万分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应该挨千刀的刽子手的背影。您到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既来之则安之,没有苏子阳自己要徒步走回家估计要走到第二天早晨也到不了,咬咬牙,带着买的食物进了厨房。

亚宁望着一应俱全的厨房设备目瞪口呆,你见过一个主人一年都不见得回来几次的山顶上的房子,有这么齐全的生活工具么,居然只要通上电全都能用!

洗干净锅子碗碟,亚宁就拿自己在山下买的材料做了起来,不一会儿,从厨房里飘出一阵诱人的菜香,正在二楼翻看相册的苏子阳放下东西,起身来到厨房。

看着面上有一丝诧异的苏子阳,亚宁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很香。”苏子阳没有嘲讽她,认真答道。

“那当然,我是谁啊,万能的郑亚宁!”亚宁小小得意起来。听到一声苏子阳的夸奖可不容易,自己得好好利用~她忽略了苏子阳眸中的羞涩和思念。

“最后一道,人人都爱的——番茄炒蛋!”亚宁兴致冲冲地端来她最爱吃的菜。

“哈,让本大厨来为你介绍一下,这是红烧土豆,这是辣子鸡丁,这是虾米海带汤。是不是看起来很有食欲啊?这才叫吃饭吗~”说着,亚宁递给面前一直在听自己讲话的男人一碗香喷喷的米饭。“还有红酒哦~”

“开动喽!”走了那么久,亚宁早就饿了。摆好架势要狼吞虎咽一番。

“今天,是我生日。”苏子阳觉得应该跟亚宁解释一下。

一直慌忙扒饭的亚宁猛的停了下来。

“你怎么不早说!我什么都没准备~”亚宁有些抱歉的说。一会她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飞似的冲进厨房,“啊,我想起来了!”

出来的时候,亚宁拿着一个精巧的小蛋糕盒朝苏子阳走过去,娇俏生动的脸上泛着温柔的笑意,“看,我买了蛋糕哦,虽然有点小,虽然还是用你的钱买的~但是,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哦!”

亚宁把只有巴掌大的蛋糕盒郑重的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地打开,“啊,”亚宁清脆的嗓音发出失望的声响,“在山路上滑倒也把蛋糕给弄坏了,奶油都散开了。”

苏子阳哪会在乎蛋糕坏不坏,自己十八岁收到父亲送他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以后,就再也没有收过任何一份生日礼物,亚宁的出现温暖了他这个往年必然孤独的夜晚。“没关系,怎么样都可以。”

难得见到这么容易妥协的苏子阳,亚宁向他伸出灵巧的手掌,“打火机拿来。”

“呲~”的一声,zippo特有的蓝白色火焰喷射出来,微微的火光闪烁在亚宁笑颜如花的脸上。她把手放在蛋糕上方,“快许个愿。”

苏子阳十分配合的看着火焰沉默了一会,不知道在心里想些什么。只是,在那几秒的苏子阳是他这些年来最轻松的时刻,只为他自己。

“快吹蜡烛啦~”亚宁催促他。刚想告诉她这种打火机是吹不灭的,但抬眼看见她期待的双眼还是很配合的吹了一下。

“啪!”亚宁适时的合上了打火机,“这个声音呢是老天在告诉你,你的愿望他听到了,这是他对你的承诺,他一定会帮助你实现愿望。”

苏子阳注视着眼神散发着耀眼的光彩的亚宁,由衷的笑了一下。

两人吃过晚饭,亚宁终于如愿以偿的披着毛毯枕着超软的枕头窝在壁炉旁。好奇宝宝身体一舒适了嘴上就停不住,“你为什么非要到山顶上来过生日?”

出奇好心情微醺的苏子阳望着闪耀着温暖火苗的壁炉对亚宁讲起自己的故事来。“我十八岁的时候,考上牛津,我爸把这个房子送给我作生日礼物,小时候我就不太与人亲近。所以很喜欢这个地方,清净,我和我爸偶尔会到这来散步。”

苏子阳停顿了一下,亚宁看着陷入沉思的男人,轻声说,“然后呢?”

“后来,就在我毕业那年,我爸出车祸死了,当时公司里一团糟,所有董事都在抢总裁的职位,我妈叫我回来主持大局,自己不知道跑到哪去散心去了,我妈很难过,怕看见我触景伤情,所以一直到现在我只能从汇给她钱的卡上消费地址上知道她在哪。”苏子阳不知是有一些酒醉的原因还是感怀,眼眶有些湿润。

“你妈一定很爱你爸爸,我啊,我爸爸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在工厂打工赚钱养我,图钉扎进手里得破伤风,因为没有及时救治我爸就病死了,我奶奶说那个时候,我妈妈都不给我喂奶,我在床上大哭她也不抱抱我,后来我妈终日悲痛发了高烧,一病不起也去世了。我跟奶奶从小到大,她让我明白父母之间的爱有时候也会超越母爱的哦。我们要尊重他们的爱。”亚宁轻松地讲出自己的身世,慢慢竟有些困了。

苏子阳看着这个像永不会枯萎的松柏一样坚强的亚宁慢慢睡去,内心升起强烈的想要拥抱她的感触。

苏子阳站起身朝已经睡着的亚宁走来,慢慢蹲下,生怕弄醒了她,低下头,对准她鲜红欲滴的红唇,轻轻地吻了下去。美好的,单纯的亚宁。卷翘的睫毛微微闪动的亚宁。眉眼含笑的亚宁。深深地印在了苏子阳的心里。

苏子阳这辈子很难爱上什么人,一旦爱上了,就要完全的占有那个人,他怕失去。霸道不讲一丝道理,可又是最深情最容易受到伤害的男人。所以,在看到背叛她的亚宁才会那么生气,那么痛苦。如果,现在的亚宁就明白这一点就好了。

壁炉里红艳的火光闪耀在两个依偎在一起的人身上,在这个属于他们的最美好的秋夜里经久不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