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终极肉坦》终极一班之东雷肉 玄幻小说 终极肉坦小说TXT

更新时间:2020-08-17 16:02:41

《终极肉坦》终极一班之东雷肉 玄幻小说 终极肉坦小说TXT 已完结

《终极肉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爱吃鱼的马分类:玄幻主角:余凡,叶蕊雪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爱吃鱼的马原创小说《终极肉坦》,主角是余凡,叶蕊雪,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一片片房屋倒塌下来,仿佛世界末日,哭声,喊声,尖叫声,秩序陷入了可怕了混乱。 学生们疯狂的向教室外跑,门口太小,有的人从窗口翻出...展开

《终极肉坦》免费试读

一片片房屋倒塌下来,仿佛世界末日,哭声,喊声,尖叫声,秩序陷入了可怕了混乱。

学生们疯狂的向教室外跑,门口太小,有的人从窗口翻出去。

教室里,一根电杠从天花板上掉下来,摔得粉碎,大块的石灰在往下掉落。

余凡回头看着吓得双腿软掉,脸色惨白,蜷缩在地上的夏霞,终不忍心将她丢下,跑过去将她抱起来。

“别怕,小地震,没事儿。”

一块天花板掉下来,世界陷入了黑暗。

……

豪华的别墅里,名贵的北欧式落地镜前摆放着一张轮椅,轮椅上的少年脑袋低垂,眼睛紧闭,脸色惨白,像断了气一样

眼皮沉重如山,少年艰难的睁开眼睛,眼前的画面朦朦胧胧,头很痛,就像宿醉未醒一般。

好久,视线才慢慢变得清晰起来,少年看着镜子里的人,说出了几乎所有伟大人物都说过的那句名言: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头为什么这么痛?

好一会儿,少年终于想起来了。

我叫余凡,是一名高三学生,在教室里上课,课桌突然间就抖动起来,墙壁在左右摆动,整个教室都在剧烈的摆动着,就像****的大海里的一只小船。

太可怕了,是地震,地震来了。

可是,我怎么会在这儿,我获救了吗?应该是的,哎……我真是个幸运儿。

但……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怎么动不了,我的手,我的脚,我得腰,怎么连舌头都不听使唤了。

完了,这是瘫痪掉了,连自杀的能力都没了。

哇!真痛苦啊!与其这样活着,不如在地震中一死百了。

余凡看着镜子里的人,双眼无神,脸色苍白,无名指上戴着一颗硕大的红宝石戒指,穿着白色西装,打着领带,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

镜子里的帅鬼是谁?

是我吗?

怎么可能?

这一张明显纵欲过度的脸,怎么可能会是我?我可还是纯情……

刹那间,万千记忆碎片涌入脑海,各种各样的超模,娱乐明星,疯狂的画面,信息太多了,余凡头痛欲裂。

c n m d……这是谁的记忆?

是谁把这些记忆塞进我脑海中的。

头好痛啊!

好久,头痛消停,余凡的脑袋里也拥有了很多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

好巧不巧,这些记忆,竟然来自另一个余凡——没错,是的,是余凡,另一个余凡,一个和他同名同姓,连父母名字都一模一样的余凡。

这是一个和地球很相识的星球,连星球名字都一样,也叫地球。

余凡严重怀疑,在自己以前居住的那个地球上的人的名字,在这个地球上都能找到。

不过,这个地球上的余凡是个会投胎的主儿,含着金钥匙出生,天生赢家,三岁被人叫做熊孩子,六岁被人叫作纨绔子弟,十二岁被人叫做……其家族富甲一方,有权又有势。

结合脑海里另一个余凡的记忆,稍加思考,不用说,自己这一定是穿越了,如果这都想不明白,那么这么多年的小说算是白看了。

余凡看着镜子里那一张纵欲过度的脸,萎靡的眼神,满心惆怨。

别人穿越不是王爷就是少爷,再不济也是一个四肢健康的家伙吧,怎么到了我这儿就成了身体瘫痪的主儿呢?

好吧!这位也是少爷,还是身价上亿那种。

可是,有什么用呢?

苍天啊!你还是让我穿越回去吧!起码在那边我还是个体育委员,能跑能跳能自己撒尿。

……

可能是他还没有完全继承这个身体主人的全部记忆,陌生的记忆会随时从脑海里蹦哒出来。每一次陌生记忆的镶入,都痛得他龇牙咧嘴。

“哎哟!我的头!!痛死了……”剧烈的头痛竟然让余凡舌头捋直了,说出话来,看来头痛也并不全是坏处。

真的痛,比牙疼还痛,又是一波记忆涌入脑海……余凡看见镜子后站着一个妩媚的女子,轻轻一笑,伸出雪白的右手,一巴掌拍向自己的后脑勺。

“啊!”

余凡尖叫一声,吓得冷汗直流,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依然坐在轮椅上,刚才的一切都是刚涌入脑海里的、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原来,这个身体的原主竟然是这样被人打瘫痪的,而且就在这个房间里。

我就说,一个瘫痪的家伙,怎么脑海里会有如此多龌蹉的记忆、不堪入目的画面。

这样看来,有人要谋害这具身体的主人,不,现在是要谋害我,看来我的处境很危险啊!

也罢!这样废物的身体,活着有什么意思,不过是活受罪,死了也好。

“少爷……少爷……少爷真的醒啦!”卧室门口,一个穿着仆人服饰的女人喊到,声音充满了讶异。

很快,一对夫妇在众佣人的拥簇下,来到了房间里。

男人身上披着貂皮大衣,国字脸,浓眉大眼,长得那是相当的霸气,妇人穿着华丽的衣服,戴着发簪,雍容典雅,气质不俗。

“老爷子,看来冲喜这招还真的有效,刚开冲,凡儿就醒了。

“哎……”男人深深地叹了口气,看着眼前坐在轮椅上的儿子,原先叱咤风云的男人,此刻竟然满脸疲倦,显出些许老态来。

“小彩,通知司仪,赶快冲喜……赶快举行婚礼仪式。”妇人说。

“是!”

那个穿着仆人制服的少女,立刻向卧室外走去。

……

冲喜?

结婚?

余凡看着镜子里穿着白色西装,戴着胸花的自己,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新郎,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

“脖子以下都动不了,结婚有意思吗?”余凡在心里面自嘲道:

“进洞房岂不是很尴尬,进得去吗?。”

这时候,余凡从镜子看着一个雍容华丽的妇人向自己走来,雪白的双手放在轮椅的椅背上。

“凡儿,娘推你去婚礼殿堂,等会儿,你就要和心爱的女孩,拜堂成亲了。”妇人宠溺的说,轻轻的转动轮椅。

心爱的女孩?

这个花心大萝卜还有心爱的女孩?

余凡在脑海里搜寻了好久,也没搜到所谓的心爱的女孩,或者说心爱的女孩太多了,很多都记不得名字了,只能想起一张张长得差不多的脸。

真没想到,这个余凡竟然这么垃圾,女朋友竟然比我认识的女孩都多,怪不得有此报应,

我怎么会这么倒霉,竟然穿越到这个淫邪的花心大萝卜身上,想想我在地球的时候,怎么说也是一个好人,至少好人卡就收了好多好多张。

……

婚礼殿堂外,婚车队很长,婚车很豪华,阵容很强大。

余凡坐在轮椅上,看着停在最前面的顶级婚车,心想:“也不知道车里坐着的是哪个倒霉蛋?竟然要是嫁给我这个废物。哎!嫁给我一辈子算完了。但愿是个巨丑无比的,好让我少一点负罪感。”

轿车外,两个穿着礼服,戴着墨镜的男子手持花筒,相互交错。

随着两人的手轻轻一拉,礼炮齐鸣,纸花满天。

黑色的轿车门缓缓打开,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孩款款走下来,倾国倾城,美若仙子。

纸花随风翩舞,如冬日的雪花般美丽,可谓应了那句诗,南方有佳人,容颜若桃李。

余凡拼命想要从轮椅上起来,用尽全力,也只有脖子动了动。

“这个身体的主人真是个 二B,竟然把自己弄瘫痪了……身边有这等绝色的女子,也不好好爱惜身体,怎么还到处乱玩。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有钱人的世界真看不懂。”余凡在心里怒骂:“美人如斯,废物如我,都怪这该死的身体。”

“蕊雪,马上,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凡儿以后的路,就拜托你推着他向前走了。”妇人推着轮椅过去。

“嗯!”

这一声单调的“嗯”,仿佛是在接受自己的命运,余凡看着那张落寞的脸,猜测这个女孩心里肯定极不情愿嫁给自己,却又不能拒绝,不得不嫁给自己。

不过,谁能拒绝命运的安排呢?余凡也不想穿越到这种人身上,可拒绝不了。

叶蕊雪接过轮椅,雪白的双手放在椅背上,这时候风儿忽起,白色的婚纱裙摆在风中飞舞。

美得惊心动魄。

……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灯光迷人,婚礼进行曲忽然响起来,整个婚礼殿堂里的气氛,神圣而庄严。

婚礼台上,主持人满脸喜庆,手持话筒,大声喊道,“亲爱的来宾,尊敬的各位朋友,爱情情是神圣的,婚姻是爱情的避风港……下面,有请我们得这一对新人闪亮登场。”

宴客大厅里,两边摆放着鲜花的长长的红地毯上,叶蕊雪缓缓推着轮椅上的新郎进场,走在红地毯上。

这样大喜的日子里,叶蕊雪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冷若冰雪,目视前方推着轮椅向前走。

轮椅上,余凡的脸上同样没有笑容,看着欢呼的人群,听着祝福的声音,心里却觉得这很讽刺。

我这差到爆炸的人品,竟然会有这么多朋友,看着红地毯左右的来宾,在心里细思:那个人被我揍过,那个人儿子被我揍过,那个人被我绿过,那个人好像也被我绿过。”

叶蕊雪推着轮椅上的余凡,穿过了一扇花束筑成的“一生一世”门,顺着一个铺着红地毯斜面,来到了万众仰慕的台上。

这一刻,穿着白色婚纱,站在抬上的叶蕊雪,无疑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

主持人站在中间,说了一些祝福过千百对新人的话,又问了一些他已经问过千百对夫妻的问题。

当然,想要男孩还是女孩?孩子由谁带这一类的问题,主持人还是省略了的。

毕竟,能当主持人的,眼力劲还是不错的。

这个世界的婚礼习俗和地球差不多,有点像地球上中西合璧似的婚礼,既现代又很传统。

很快道了最后一个仪式拜堂,这是传统婚礼习俗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只有经过拜堂,才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