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辞镜里》不辞镜裹朱颜瘦拼音 下克上 不辞镜里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20-09-15 00:03:35

《不辞镜里》不辞镜裹朱颜瘦拼音 下克上 不辞镜里全文章节 连载中

《不辞镜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余聆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秦越望,花前

《不辞镜里》为余聆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秦越望嘴角抽抽,呃…… “你俩对弈。”老夫子指着学堂边上的棋盘说。 “不会。”秦越望实话实说。 “你还要不要参考了,你这是放弃了...展开

《不辞镜里》免费试读

秦越望嘴角抽抽,呃……

“你俩对弈。”老夫子指着学堂边上的棋盘说。

“不会。”秦越望实话实说。

“你还要不要参考了,你这是放弃了吗?”老夫子又不敢说重了,毕竟是忠义王府的人。

可看这孩子,多实诚啊,这就是优点,不会就直接说出来了,也不假装一下。

“那我乱下。”秦越望十分正经地说。

“行行行。”老夫子汗颜了,只挥挥手表示同意了。

对于花前来说,她认为此人倒是有点意思,姓秦的,都应该一同对待。

她可以不把此人当做报复对象,但是这么好个可利用之人,这个机会她也不会放过。

“好。”花前一脸平静地说。

二人对坐在棋盘旁。

花前执黑子,秦越望执白子。

花前第一子右上,是最普通的开局。

秦越望虽说不会下,但他觉得最中间最好看最占优势,照着花前放下白子。

花前现在开始布局,占了四边,占线极多。

此时的秦越望围着中间转圈,既然是围棋,那就是围住她的黑子就能赢了吧。

她下哪他就紧随其后。

一开始他是这么想的,然而形势越来越严谨,他开始还能吃几个子,到后面便是成片成片自己的子被吃。

秦越望也并不当回事,输赢可不就那么回事嘛。

老夫子看到这被碾压的局面,心道真是,秦越望太弱了,简直毫无还手之力。

这棋简直没得看头了。

可是按理说花前只需在多得一子便可得胜,这一子却迟迟得不了。

而花前的每一步都下的正和他意。

这便让老夫子有些疑惑了,莫不是这个秦越望是个扮猪吃虎的能人?

突然,秦越望下在了最角落的一处,整个局势逆转了。

这一步竟将之前花前布的局全部推翻。

此时棋局出现多劫循环,他们再怎么下也是分不了胜负了。

老夫子目瞪口呆了,这还能这么玩的?再来一局太浪费时间了,算了。

“此局不分胜负,你们二人都过了。”老夫子宣布道。

秦越望也一脸懵逼,这他乱下的,对面这人明显就是个会下棋的,怎么还平局了呢?他可不认为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

“老头。你没看错吧。”秦越望质疑他道。

“老夫没瞎。”感情你并不知道这是怎么算胜负的?那你怎么下的这么旗鼓相当的?

老夫子可不信这人真不会下,可能只是因为藏拙罢了。

只不过这个花前的棋局思路不错,攻守得当,也是个好苗子,只不过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花前嘴角微扬,若是她赢了,那故事就不能开展了,如此甚好。

“夫子,该下一门了。”花前轻轻地说。

老夫子还陷在刚才的棋路中,按理说不应这么走,好像这么走也没错。

“书讲究的不仅是书法,四书五经你们读过几本?”老夫子问他们二人。

“这不是常识吗?”秦越望反问道,“这也要考?”

“均有涉猎。”花前说。

老夫子对他二人非常满意,看来都是良家子弟,不是什么不学无术之人,要是不学无术的贵公子也就不会来参考了,直接走后门不香吗?

若是秦越望知道老夫子心中所想,非得教他做人不可,谁说贵公子就是不学无术之人了,这是谬论谬论!

“你二人各自写一篇治民论,我觉得有道理就让你们过。”老夫子走正规程序,学以致用才能展现一个人的能力。

“这要写多久呀?”秦越望不耐烦地问。

“按理说应是长篇大论,不过你们写出中心思想即可,你要是马上能写出来,无论多久。”老夫子有必要向他们解释一番,毕竟好苗子不能浪费了。

该挖掘还是得挖掘,该糟蹋还是要糟蹋。

花前点头表示自己已经了解,与秦越望各守一处案几,进行创作。

花前并想惹人注目,也不愿动脑子,只随心将自己之前听过的几点照搬过来。

在这一点上二人达成了空前的默契。

半刻钟过去了,老夫子一直盯着二人的写作状态,却并未直接看他们的论文。

他觉得这样或许惊喜些。

一刻钟过去了。

二人皆已完成治民论。

老夫子将两张纸叠在一起,在上的是花前的,秦越望的自然在下方。

“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

看到这几句,老夫子一脸黑线,让你写写治民论没让你把人论语照搬过来呀!

这也太不当回事了吧,好不容易碰到个入学堂的的正经苗子,此刻他真心惋惜了,虽说有些舍不得,但是规矩就是规矩,不合理便不能收这个学生了。

谁让她不是陆星耀这个好玩的学生呢?没得眼缘眼缘哟。

老夫子继续翻下面秦越望的宣纸。

“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

老夫子此刻心态有些崩,这二人就是来气死他的吧,对待参考能不能认真点!

“我让你们写自己的想法,不是摘抄!你们俩的治民论还一模一样!”实在过分。

“这是治民论还有理呀,你又没说清楚。”秦越望吐槽道。

花前在心中表示赞同,谁让你没说清楚的。

“行,算我疏忽,若我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都能答上,我可以不追究。”老夫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的。

“随便。”秦越望很无聊地说,反正今天都在这待半天了,无所谓这一时半刻的咯。

“民以何为生?”夫子提问。

“我听过民以食为天,那自然是五谷杂粮咯。”秦越望回答。

“这……”好像也没错,老夫子反驳不了,只问花前道,“小丫头,你怎么看?”

“人活着,需谋生,自食其力,此为其一;为志向而生,或为国,或为图个前程,此为其二;……没有其三了……”花前缓缓开口道。

事实上她能瞎说出一篇千字文来,但是还是点到即止就好,不能太过突出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