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良田美锦:夫君,来收账》特工穿越良田美锦 网盘 良田美锦:夫君,来收账健全文

更新时间:2020-09-15 20:02:49

《良田美锦:夫君,来收账》特工穿越良田美锦 网盘 良田美锦:夫君,来收账健全文 已完结

《良田美锦:夫君,来收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楼千雪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月光,楼家

《良田美锦:夫君,来收账》由网络作家楼千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月光,楼家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初一步子太急,脚下一滑,摔坐在了地上,这时,脚腕好似针扎了一下,因为太黑看不清,只觉得脚面有软滑滑的东西爬过。 一条蛇。 所以脚...展开

《良田美锦:夫君,来收账》免费试读

初一步子太急,脚下一滑,摔坐在了地上,这时,脚腕好似针扎了一下,因为太黑看不清,只觉得脚面有软滑滑的东西爬过。

一条蛇。

所以脚踝被蛇咬了。

她一动不动,任凭蛇慢慢爬走,她立马从篮子里找药材,凭着嗅觉,找到了一味草药,立刻用揉碎,敷在了脚踝上。

初一一路加快了步子,各种后怕,这个天鸣峰,简直吓人的厉害。

她以最快的速度立刻了天鸣峰,交叉路口,透着月光,隐约看到了路口横躺着两个尸体。

她头也不回,立马撒腿就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在琉璃村村口,就遇到了站在村口不断张望的铁头和杨氏。

铁头见到慌慌张张的初一,上前就按住了她肩膀,嗔怪道,“初一,你还知道回来?你娘都吓坏了。你干嘛去了?整个下午都没有看见你。”

“豆苗儿,我的孩子,你上哪去了,担心死娘了。咳咳....”杨氏身子本来就弱,天黑之后,初一就没有见人影,便一直等在村口。

本来身体就弱,加上夜里的风一吹,她便老毛病犯了,咳了起来。

见到杨氏和铁头,初一这才冷静了下来,扑进了杨氏的怀里,稀里哗啦的就哭了起来。

铁头和杨氏见状,一愣,杨氏抚了抚她的后背,关切道,“乖,豆苗儿,你去哪了啊?这么久才回来。不要怕,娘在呢。”

一旁的铁头,望着篮子里的草药,这才恍然大悟,忍不住哈哈哈大笑了起来,“初一,你居然去揪猪草了啊?可你家好像没有养猪啊?不会是遇到蛇了吧?吓成这样了,胆子可真小啊?以后去带着我,别这么怂。”

“.....”初一真想撕烂铁头的嘴巴,呜咽了两声,利索的摸了眼泪,这才道,“铁头,说你白痴,你真白痴,这哪里是猪草,是草药好么?再说,我哪里是被吓到了,是天太黑了,女孩子嘛,哪里有不怕黑的。我啊,是看到,这么晚了,娘拖着病,还在这等我,感动啊。”

“草药?豆苗儿,你去那采药了?”杨氏面色一惊。

“天鸣峰,哪里有好多草药,铁头,你明天要是没事,跟我一起去。”说着她转身打算拉着杨氏回家。

杨氏却顿足在哪里,双目焦急不安,连忙拽着她的手,“豆苗儿,你没受伤吧?孩子,哪个地方,以后千万别去了,要是不听话,娘就不管你了。”

“为什么不能去?好多草药,可以卖了那些草药,就可以挣很多钱了。娘,这个事情,你别管了,安心在家里养伤。”

铁头听到这,也是打了寒颤,不可思议的边走边问道,“初一,你真的去了天鸣峰,天鸣峰里有很多的野兽毒蛇,而且那里有人布下了很多陷阱,说是山里以前有个高人,在山里修道。不过那是传说,没人见过。”

“....”难怪老四会老实告诉她,原来心机妹子啊。太低估那个十二岁的小丫头了,小小年纪这么狠,居然想着害自己。

铁头眼眸发亮,甚是膜拜,“初一,你的命真不是一般大,天鸣峰那种鬼地方,你也敢去。而且还能活着回来,真不简单。以前,有村里人在哪里狩猎,死于那些陷阱,还有遇到野兽,被撕成碎片,从哪之后,没人敢去。天鸣峰就像是现实里的冥界,可怕。不行,我得拜你这个哥们,以后你走哪,我得跟着你到那,老大,请收下我的膝盖。”

“......”初一这时,懒得理会他。

初一拎着篮子和杨氏回了楼家,安顿好杨氏,她便开始熬药。

老五已经睡着了,杨氏一直绕在初一的身边,默默不语,却是一个劲在她身上寻思找什么,初一迟疑了些,皱眉问道,“娘,您先睡吧,我熬好药,再喊您起来。”

杨氏见着她脚踝红肿,又沾着草药,她心疼道,“豆苗儿,你这孩子,被蛇咬了,怎么不告诉娘。”

说着就要去摸伤口,初一利索的避开,瞧着那红肿,好在那蛇没毒啊。一万个庆幸,不然她挂了。

初一起身将杨氏推在了床边,“娘,您先睡吧,我都说了我没事,这不是蛇咬的,是扭到了。您早点休息,我还忙着呢。”

杨氏眼眶红肿,滚了豆大的眼泪,悄悄背身躺在了老五旁边。

喃喃道,“孩子,是娘对不起你们,娘没本事,明天,娘去乌江找些活干。”

“别去,娘,我已经长大了,又是楼家的长女,我有责任承担这一切,您放心,不过个把月,咱们一定会日子越来越好。这些药材,今天挖的多,明天我就去乌江找药铺买了,换些吃的回来。”

杨氏哽咽了下,始终没有再说。

初一熬好了药,将杨氏的药送到了她身边,看着她喝了。

罐子里的药是熬给山洞里的男子的,熬好之后,送到了隔壁的洞里。

夜漆黑的厉害,借着月光,她小心翼翼的走向了那个山洞里,因为端着药,很不方便。借着零星的光线,洞里的人横躺着。

初一在一旁点了火堆,她扶起了男子,“你醒醒?”

男子头依旧烫的厉害,她小心翼翼的喂了药,望着黑漆漆的山洞,伸手不见五指,也没个门,她不知道这晚上会不会有什么野狗野狼之类的。

楼家的房子,床就那么大点,老五和杨氏睡在一起都挤得慌,她还怎么睡。

想了想,还是这里安静,她随意的便躺在了秸秆上,从腰间抽出玉坠,在月色下,玉坠晶莹透亮,玉质清透,成色极好,这显然是上等的好玉。

初一来这里之前,曾经是富二代,家道富足,她的母亲更是喜欢收集玉饰,上等的好玉她见过许多。

这么贵重的玉,或许对他意义非凡,本想奉还,不过他这样,也只能先收在自己囊中,没什么比命重要。

一夜无眠,夜里洞里有些凉,她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早起,被村里的犬吠吵醒,山洞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