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网游之弃女成皇》网游女配的重生 激H 网游之弃女成皇Basher

更新时间:2021-01-07 12:05:23

《网游之弃女成皇》网游女配的重生 激H 网游之弃女成皇Basher 连载中

《网游之弃女成皇》

来源:作者:草右先生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庄笙,星月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草右先生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网游之弃女成皇》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庄笙,星月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又等了一个小时,发现自己给苏漾的信息还是没有回应...展开

《网游之弃女成皇》免费试读

又等了一个小时,发现自己给苏漾的信息还是没有回应。深深着急上火的把何易安一通乱骂,然后直直奔向所有她可能去的位置,最后竟连庄笙的团队都惊动了。

五十多个人全面搜索小小的镇,搞得其他玩家一阵莫名,还以为在抓捕逃犯。

“团长,别找了,豆牙说看到南柯一梦进了家旅馆,估计是昨晚通宵累的慌。再说,游戏里能出什么事?没下线就应该没问题。”星月气喘吁吁的把刚得知的消息告诉庄笙,又恳切道:“叫大家伙散了吧,还有很多是中断任务来帮忙的。”

想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便挥挥手让星月带着兄弟该干嘛干嘛去,而自己留下来了解情况。

“她不是任性的人,会莫名玩消失。”严肃的看着深深,庄笙知道,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气愤的将那两人又是好一番诅咒,洛深深咬牙道:“谈了两年的男朋友,当着面劈腿,换谁能受得了?”

闻言,庄笙的表情瞬息万变起来,而最终欣喜和担忧占了上风,凝成奇怪的三个字:“我不会。”

“嗯?”什么不会?队长这是不是魔怔了?

“我去等她,你要没事的话,赶紧提升实力为好。”看了看深深萧索的等级,他随口提醒一句,便要离去。

“我也想练级啊……可你知道牧师有多难升吗?况且现在跟团队掰了,也没人带我……”某只不服气的辩解道。

“要不,你去找我弟吧。他战斗时的样子,跟平常很不同。”撇见眼前人不信服的表情,庄笙微微一笑说:“他是特种兵出身。”

瞪大眼愣了愣,深深骇然:“怎么可能?那家伙才17岁而已!”

“笛子15岁就被特招入伍,教官还不止一次夸他奇才。可惜两个月前,突然跑回来,却死活都不愿去了。”有些惋惜的叹口气,庄笙发给深深那人的坐标,又调侃她说:“我弟游戏天赋比我强,只是很难驯服呢小妹妹。”

“切,谁想驯服那混蛋。”不屑的撇了撇嘴,深深就潇洒的转身向镇外野区走去。

结果,两个小时后……

“老娘真是要疯了!这怪物一个个都喝了敌敌畏吗!”望着自己半天才涨了3%的经验条,深深忍不住对天长嚎一声,都恨不得拿法仗戳死那群晃荡来晃荡去的野山猫。

良久,她终于下定决心似的自语:“我就去看看那混蛋怎么刷怪的,绝不是求带!”

坐标上的位置离得不远,但以牧师的移速,还是“爬”了将近12分钟才到。

穿越一片灌木丛后,眼前景色逐渐清晰。

一人蹲坐在高高的树杈上,手握长弓,正专心致志的点射树下一身材壮硕的野人。

深深依稀记得,野人是25极,属于大家都没有一转前,极难搞定的一类怪物。而那混蛋,竟然用如此无耻的方式刷着令她只可仰望的存在!

太太太太阴险了!什么时候我也能这么阴险啊……

默默感叹一句,她就无奈的躲旁边观望起来。

其实这丫头不知道,这么练级,需要完成三个极难的条件。一是稀有技能,攀爬,二是伤害超高,破的了野人防御,三是弓箭手自上而下射击时,准度会降低,况且有那么多枝叶挡着,他能次次必中,也与在部队锻炼出的素质密不可分,正常人绝无法做到。

大概一分多钟,野人变成具尸体倒了下去,他看都没看爆的铜币和装备,便继续引下一只。这时,灌木丛突然被风吹开,他瞥见一身穿白色法袍的人鬼鬼祟祟躲在那里。

“谁!”

伴随着问话声的,是一支破空的长箭。

“啊!!!痛痛痛痛…”眼泪汪汪的盯着插在胸口的铁箭,深深杀了那家伙的心都有了。因为平常打副本或练级,总有人在前面抗,所以她把痛感调的很高,以防被偷袭却不自知。如今这举动,却让她真真实实尝了回什么叫生不如死。

“怎么是你?”听见熟悉的声音,煎饼知道,自己闯祸了。他郁闷的看着双眼通红的深深,想了想道:“把痛感调成零,我帮你拔箭。”

深深依言照做,可她忘了看血量,于是在箭拔出来的瞬间,变成一道白光免费回了镇,只在原地留下一双碧绿的布鞋~(死亡会降级且随机掉落身上的一件装备)

“老子真是不知道说这二货什么好!”哭笑不得的目睹这一幕,煎饼觉得,能笨成这样此人也着实不易。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遥远的路尽头出现深深瘦弱的身影。她以超越牧师极限的速度冲至正打怪的某人跟前,劈头盖脸一顿狂吼:“老娘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啊?看我又掉级又疼是不是很开心?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闻着扑面而来的竹墨香,她愣了傻了呆了,然后…脸红了…

“发脾气也选个位置好不好?想再死一次?”无奈的摇了摇头,用技能踢开野人,他便一脸严肃的教育深深道。

“你你你放开我。”反应迟钝的推开某人,她脸红的低头不敢看他。

而被推的险些摔倒的煎饼,却是十分莫名的瞪她,正想问“你发什么疯?”就瞅到不自然的一抹嫣红,他瞬间明白过来,继而嗤笑道:“一块搓衣板,还真把自己当女人了。”

古人言,祸从口出,乃诚不欺我也!

嗤笑声刚落地,一巴掌便结结实实印上煎饼白皙的小脸。他愕然,她怒视,两人都瞪大了眼互望。

半晌才有人艰难开口:“没吃药?”

“反正拼不过你,大不了就一级,我不还手,你杀我吧。”闭上眼视死如归的面向还有些呆愣的人,深深咬着唇很是委屈的不再吭声。

沉默异常之久后,她听到他妥协的语气:“算了。走吧,带你去练级,就当补偿之前的。”

“哎?”她睁眼,不敢置信。

“再看老子把你扔野人窝里!”

“我说,你跟你哥到底是不是亲生的,怎么差别这么大?”

“那你跟南柯一梦相较而言,岂不是算火星来的?”

“......”

可怜的野人望着远去的两只,默默感慨:人类真难理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