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洒金笺》洒金笺是什么意思 18禁 洒金笺诱受

更新时间:2021-01-11 00:02:42

《洒金笺》洒金笺是什么意思 18禁 洒金笺诱受 连载中

《洒金笺》

来源:作者:leidewen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郝仁,小功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leidewen原创小说《洒金笺》,主角是郝仁,小功,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长公主,可以用膳了!”终于雅卿摆好了菜,过来请...展开

《洒金笺》免费试读

“长公主,可以用膳了!”终于雅卿摆好了菜,过来请长公主过去用饭。

“坐下吧!”长公主左右思虑了半天,看雅卿给自己布了一筷子菜,便示意她坐了。

现在对侯府来说,也是国孝、家孝之中,作为亲妹妹、亲外甥也要为先皇服小功的。所以桌上的早点非常精致,但也素雅。

而对长公主和雅卿原本就口味清淡,服不服小功,其实他们也这么吃。煮的是银杏粥,配着酱豆腐包子,还有几味精致的小菜,早点就算是舒服了。只不过,这两人都没有吃的心思罢了。

室内安静得连咀嚼的声音都没有,雅卿就低头喝粥,粥本就没什么可嚼的,一匙一匙慢慢的舀着,再慢慢的放入嘴中。轻轻一抿,粥也就吞下去了,根本就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而长公主更是如此,她脾胃不好,早上一般也就吃点粥,平日里有儿子陪她。郝仁性子诙谐,常能逗着笑,就把长公主哄得多吃几口。就算有时郝仁不能回家吃饭,丁嬷嬷也会和丫头们一块跟长公主逗个趣。之前,这家最热闹的时候就是吃饭的时候。

但现在面对的是雅卿,雅卿会哄人,也会逗趣,但是那也分人。上一世,她没哄过郝仁,而这一世,她也不想哄长公主。

这早饭吃得连下人们看着都郁闷,可她们是下人,而雅卿却是客人,客人也不是她们能置喙的。

终于雅卿的粥喝完了,她用帕子抹了一下嘴。抬眼一看看长公主的粥竟还有大半碗,而她面前装菜的碟子,竟然一点油花都没有,边上布菜的丫头都是假的吗?合着这位是把自己饿死的吗!

雅卿纠结了一下,再有心结,她儿子刚救了自己,自己现在还在她的庇护之下,她还真不能不管她。

再看桌上的小菜,银杏粥微苦,但对年老体弱之人颇的裨益。刚她试过了,粥是原味,并没有加入什么,长公主爱吃什么她也不知道,不过能摆上桌的,应该也不是她不能吃的。

拿公筷夹了一小撮的拌银芽放到了她面前的碟子里。这是她姑母喜欢的搭配,而拌银芽也和各种口味都配得上。

“你姑母喜欢这么吃,就觉得本宫也爱这么吃?”长公主抬眼看了她一下。

雅卿还是不说话,她不知道说什么,她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她可以这么淡然的提起姑母,真的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无愧于心吗?

“你还真是聪明得很,你姑母从小在本宫的身边,她有什么口味?不过是本宫吃什么,她跟着吃什么。于是,长大了,本宫的口味也就成了她的口味。”长公主轻笑了一下,用她的长匙把那撮银芽挑起,放到粥里,轻轻的一拌,然后再舀入了嘴中。从手势上看,竟然也和姑母一样。

雅卿没有生气,她是经过事的人,若是曾经九岁的雅卿,也许会生气,觉得长公主这是在挑衅,是在鄙视姑母。但是她很明白,长公主这么说还真是有她的底气。

当然,若是此时姑母活着,她自不能这么说,但是谁让姑母死了,而上位的那个还不是姑母的亲子。作为有着从龙首功的太长公主,她当然可以这么说。

雅卿再看看满桌的小菜,既然她已经这么说了,就表示,姑母喜欢的,她就喜欢,那她就随便夹了。她万不会说,自己实际就是消极抵抗中。

“你就这么不想跟我说话。”终于,在雅卿填鸭之下,长公主又开口了。从昨天起,这丫头除了自己说了一声‘罪臣之女’之外,这位也就只说必要的请安、问好。

雅卿又抬起头,刚刚她已经乱夹菜,把长公主逼得把那碗粥都给喝了。她还给她夹了一个小包子,那包子,反正也不大,看她吃了,正想再夹一点别的,结果长公主不干了。

雅卿看着长公主显然撑着了,脸都撑红了。她突然发现,郝仁好像长得很像长公主,眼睛弯弯的,笑得样子,显得有点桃花眼。不过他很少笑,不管啥时候,都跟别人欠了他八百两银子一样。

有时自己气得直跳脚,对着他大吼大叫。结果他笑了,眼睛也是这样弯弯的,然后她会更生气,气得只想离他远远的。虽然,一次也没能成功过。

“看什么?”长公主看到她眼中多了点什么,比之前的疏离,她的眼睛里多了些温柔,连嘴角都泛起几许笑意。

“小侯爷很像您。”雅卿终于开口了,声音里也满满的温柔,连长公主的心里,都不禁有种被挠了一下的酥软。

“那当然,那是我儿子。”长公主还是一脸的骄傲。

雅卿听完这话,觉得这话好像也没法接,其实会凑趣的话,她还真会,从小就在姑母的身边,凭什么让姑父喜欢她,不过是爱笑、嘴甜。

后来进了牡丹阁,讨喜这个,是一门技艺的,那是要受训的。比如说话,她若高兴,就能把话说到人心里去。她若不想受苦,就得好好学。所以这会儿,若是她想,这点事,还真的难不住她,只是,她真的不想开口。

“又不说话!”长公主无语了,这个原本那么爱笑的一个孩子,现在竟然成了没嘴的葫芦。

雅卿想也不想,就闭起嘴,但是鼓起了腮帮子。表示,她无话可说。也不爱说,这个是她一直没能改过的坏毛病之一。她一生气,又说不过,就把腮帮子鼓得个条鱼似的。

长公主‘噗’的一下笑了出来,边上的丁嬷嬷也笑了,她们都没想到,雅卿会突然做个怪脸出来。刚刚的风情一下子就不见了。这让长公主和丁嬷嬷也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这还是孩子,只要慢慢的纠正一下,也许没自己想得那么糟。

长公主笑够了,挥手,丫头们把桌子给撤了,她端起了下头送上的茶,并示意她坐。

“你先在我这儿住着,回头看看皇上决断,总不至于累及妻儿的。找个机会,让你见见你爹。”长公主沉下心来,该表的态还是得表。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保住高洋父子,但是面前的这个女孩总是能保住的。

雅卿默默的跪下,安静的给长公主磕了三个头。不管长公主怎么样,至少,她能帮自己再见见父兄。

长公主和丁嬷嬷也不禁微笑起来,之前对她的担心,现在也消除了一些,毕竟只是一个孩子,不管将来怎么样,她们注意隔开郝仁与她就行了。

长公主甚至想到,若是高家父子救不回来,那么,她就搬回长公主府,并收雅卿为义女,这样,儿子与雅卿也就成了兄妹。

PS: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SSD盘装上了,效果好极了,现在电脑快多了,也没有嘎嘎的转动声了,心理上安定多了。感觉我的电脑又焕发了青Chun。但我还是想买新电脑肿么办?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