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纯良小狐狸》纯良 免费试读 纯良小狐狸出柜

更新时间:2021-01-11 00:05:51

《纯良小狐狸》纯良 免费试读 纯良小狐狸出柜 连载中

《纯良小狐狸》

来源:作者:米色橙子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白绥绥,鬼卿

经典小说《纯良小狐狸》由米色橙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绥绥,鬼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随着温和的声音进来一位温文尔雅的少年,十八九年纪...展开

《纯良小狐狸》免费试读

随着温和的声音进来一位温文尔雅的少年,十八九年纪,一身白袍让他整个人更如美玉一样散发着莹润温和的气息。

“苏师兄,你怎么来了?”看到进来的苏叶,白绥绥的眼睛一下变得亮晶晶的。她没有看到站在他旁边的罗勒眼睛也是倏地一亮。

“我看到白雪了。”苏叶温和的笑着回答道。

“啊……”白绥绥低下头,手指头一下一下的捅着桌子。又被苏师兄发现了,怎么每次违反师傅的规定都被他看到啊!

“你啊!”苏叶宠溺的说道,“我已经替你打探过了,师傅今天心事重重的,估计没空理这些。”

“就知道师兄最好了!还是师兄最疼我!”白绥绥打蛇随杆上,摇着苏叶的手臂道,“师兄今天怎么来这里了?”

“师傅找你。”随后又补充了句,“很急”,然后苏叶又斟酌了半天道,“师傅今天很奇怪。”

在鬼卿身边已经三年多的时间,苏叶从未见过鬼卿如此的焦躁不安,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他总是胸有成竹、气定神闲,可今天这样的烦躁,不知是何缘故?他很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他不敢,鬼医是两年前才勉强同意将他收入门下的,这还是看在他对白绥绥的救命之恩,当然还有白绥绥的软磨硬泡。

“那我去了,师兄替我照看下,一会记得收他们的黄金一百二十两。”然后白绥绥伸手指了指桌子上的荷叶包,“那是他们的解热丸。”

苏叶狐疑的看了眼白绥绥,这有什么特别交代的?“哎,这个,”白绥绥将苏叶拉到一边悄悄的道,“白送了他们点东西,解热丸化水喝会拉肚子,直接吞服会呕吐,当然疗效是一点也不打折扣的。”

“你呀,”苏叶宠溺的声音从白绥绥耳旁传来,“很难解?”

“简单,与醋同服即可。”

蓝月湖东面弯弯的月牙处,是蓝月城的禁区,闲杂人等禁止进入。这里便是鬼卿的药院,是让逍遥堂名气大胜的鬼神医的住所和研究医药之道的地方。

白绥绥在师傅常在的药圃里找了半天,也没见人影。一直来到后院,才看到一个撸着袖子,拿着玉锄的红鼻子老头正在来回踱步。

“师傅!”白绥绥脆生生的叫道。

“丫头!”鬼医只这么叫了一声,两眼便不由得浸出了泪花,两颗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淌下。

“师傅,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替你揍他去?不是师娘又欺负你了吧?”

“臭丫头,胡说什么呢!”鬼医不由得老脸一红,“我是替你高兴呢!我已破解了‘追灵引’!”

“可以做解药了?”白绥绥一下就怔住了,许多往事一下浮到了心头,面容不由得带了几分凄然。

三年前,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一直不停的喝药、泡药澡、一直不许出蓝月城。

她的母亲是位叫素问的狐仙,一次偶尔的凡间历练,认识了她武艺高强的父亲白展天,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当素问有了白展天的孩子时,一直追求素问的卫道士,终于因爱成恨,再也无法忍受,爆发了。

他得不到的,便要毁灭。

他纠集了大量的卫道士,对他们进行追杀。而且给素问下了除魔门流传下来的上古奇毒“追灵引”,使得他们无论逃往何处,都逃脱不了卫道士灵盘的指引,而且素问再也不能化身为狐,并且每时每刻都会燃烧自己的灵力。

他们一直逃到蓝月城,遇到了白展天的好友鬼卿。那时素问已经是怀胎八月,灵力大损,胎动异常,而白展天也身受重伤,命悬一线。恰好那时势力强大的蓝月城主正在邀请鬼卿常住蓝月城,于是鬼卿立誓自己有生之年绝不离开蓝月城一步,从而换得蓝月城主的暂时庇护,并立了一条“无论任何原因、无论任何人,不得在蓝月城动手,否则立即斩杀”的新城规。这才为他们赢得一线生机。

紧跟着鬼卿又妙手回Chun,用各种珍稀药材化成灵力,勉强使素问生下一女孩——就是白绥绥。素问与白展天将这女孩托付鬼卿,而他们一起瞒天过海引走卫道士,又经历几次险死还生,堪堪回返青丘。他们走了很久很久,鬼卿的耳边还似有人悲伤地唱着一首歌,“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那一天,白绥绥也知道了自己,因为母亲素问怀着她时中的追灵引,她这一生,虽背着一个狐仙的名号,可是体内不会有任何的灵力,那意味着她学不会一个最小的法术,也永远不会化身为狐,同样也不能修习人类的武艺。和普通的人类女孩区别就是,她依旧会引动卫道士的金铃,依旧会是被斩妖除魔的对象。

那一天,她也知道,她因为这“追灵引”,没有灵力燃烧,只能燃烧她的生命力,她活不过二十岁。她的一生,还剩不到八年。

那一天,白绥绥也知道了师傅和师娘为什么会经常彻夜不眠?为什么会将常用药物费尽心思做成药丸?为什么会疯狂收购古书?为什么会如此痴迷医术,甚至提出那样苛刻的求医条件?

这一切只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有更多的资源,好让他们破解‘追灵引’,好让她能够活下去。

“丫头!丫头!”鬼医拿手在白绥绥眼前摇晃着,“回神了!回神了!”

“师傅”白绥绥不由得眼睛一红,她知道鬼卿付出了多少,为这解药。

“傻孩子,这是我该做的啊,只是……”鬼卿看着白绥绥犹豫的说道。

“怎么了?师傅。”

鬼卿拍了拍白绥绥挽着他手臂的手,好多话不知从何说起。他研究这‘追灵引’十年,让白绥绥是吃了、泡了无数的解药、毒药、补药,却毫无头绪。直到五年前,白绥绥十岁的时候,青丘素问的族人想办法传来了一些狐族保存的上古的方子,他参照着这些古方,又有以往十年的经验,还是在最近两日才研究出追灵引破解的方子。

可是就在刚才,竟然有卫道士前来说是愿意用一株百年的‘老鼠拉冬瓜’换取一名卫道士的性命,这药材十五日后就可以送来。这‘老鼠拉冬瓜’赫然就是解药方子中必不可少的一味药,而且因为中毒日久,所以所需的所有药材都必须是百年以上药龄的。

这也太巧了吧?巧合的令人骇然!这么多年来,难道卫道士一直关注着这里?可是今日进城的卫道士是十几年来第一次来蓝月城的卫道士,而且,当年他们几人布局很严密,卫道士应该不知道白绥绥的来历,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我知道了,师傅肯定是担心药材的问题,不用担心,有我呢。”

“你啊,鬼灵精!”鬼卿拿食指点了下白绥绥的额头道。这药材确实也是令他及其发愁的原因,一般药材还好说,收百年份的,也不是太难之事,但是最主要的十七味药却很难收到。一是因为这些药材有的是数量极其稀少的珍稀药材,有的却是他根据上古方子推演出来的,现在是否还存世很难说,二来即便这样收购,所花费日期必定不短,可白绥绥还有不到五年的时间,他等不起。最为重要的,尤其是今天来的这波卫道士,他还要防着那人不死心。

白绥绥可不知鬼卿有如此多的忧虑,摇着鬼卿的手臂撒娇道:“师傅啊,就让我去吧,你看我现在的医术也不在你之下,您又不能出城,这最熟悉药材的就是我了,再说,”白绥绥扁扁嘴道,“师傅,我从未出过蓝月城,我眼里的都是这无边的黄沙,我好想看看外面的风景。”

看着白绥绥在眼眶里直打转的泪珠,鬼卿的心莫名的一下柔软异常。他与白绥绥的师娘夏冰一直没有孩子,这么些年来,他们一直将白绥绥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照看,看着她牙牙学语,看着她蹒跚学步,看着她辨认出第一株药材,看着她有模有样的替人切脉问诊。自从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后,也从未抱怨过什么,依旧像以前一样的开心快乐、古灵精怪,可更因为如此,才让他越发觉得揪心的疼痛。

“好!就让你去!只是你要答应师傅三件事才行。”鬼卿盯着白绥绥道。

“别说三件,三百件都行!”

现在虽是清晨时分,可在这炎炎的沙漠中却是感觉不到一丝凉意的。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丫头,师傅和师娘就送你到这儿了。”鬼卿拉了下还依依不舍的夏冰道。

“恩,师傅、师娘,绥绥不在你们身边,以后你们更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

夏冰点点头,“你自己也多加小心,出门在外,凡事多留个心眼。”然后又转向要陪同白绥绥外出的苏叶道;“我将绥绥交付与你,你一定要好好照看她,她若有个三长两短,小心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冰儿”鬼卿无奈的叫了声,然后对苏叶道:“苏叶,你们出门小心,今天是九月初六,你们无论如何,也要在四年后的新年之时回到蓝月城。”

“丫头,记住答应师傅的事情,还有,心肠该硬的时候就要硬。”

“放心吧,我现在那可是相当厉害,挥手间便可浮尸千里。”说着,白绥绥高昂起下巴,斜着眼睛,摆出一副睥睨一切的表情。

“啪!”鬼卿赏了白绥绥一个爆栗,满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