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深宫美人劫》深宫劫 美婢难宠 HE 深宫美人劫鬼畜

更新时间:2021-01-17 00:03:57

《深宫美人劫》深宫劫 美婢难宠 HE 深宫美人劫鬼畜 连载中

《深宫美人劫》

来源:作者:风信子的寓言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弘历,钮祜禄

《深宫美人劫》为风信子的寓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转眼已是腊八前夕,而张氏则是为胤禛产下一名女婴,...展开

《深宫美人劫》免费试读

转眼已是腊八前夕,而张氏则是为胤禛产下一名女婴,胤禛给她取一个单字,怜,为名。

其实胤禛子嗣不多,如今喜得千金,也算是又得一后,自然怜爱。想来这几日是顾不得我了。

不知是心境不同还是怎地?总觉得冷意袭人,就连平日给姐姐晨昏定省也懒得再去。

正倚在暖炕上闭目养神,忽觉得眼前一暗,起初以为是巧儿她们进屋子换制点心瓜果,可是良久也听不见出去的动静,我好奇的睁开双眼,却不想是钮祜禄氏到了,只见她一身粉色旗装,外头披着一件葱绿色的披风正瞅着我看,眼含笑意的摸样,好似能看出我的心思,眸中参杂着些许嘲弄,我忙的起身,嗔怪道,“姐姐来了只管盯着我看?莫不是我成了貌比潘安的???”.

钮祜禄氏毫不客气的打趣道,“我以为妹妹是被风寒扑了心,如此没精打采的??可是眼下伶牙俐齿的倒是一点也不像”,闻言,我微楞,她话里有话??原来我与胤禛的事情她也知道了,她也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她心细如尘,心思缜密绝非张氏能比的,想到此处,面上有些挂不住,脸红道,“我才没有呢”,钮祜禄氏闻言,露出醉人的笑来,见她如此,我忙的扯开话题,“姐姐怎么会来??”,钮祜禄氏,面色坦然,回道,“王爷打发人告诉我说弘历要回来和咱们一起过腊八,我特意来告诉你一声”。

闻言,我又是一愣?弘历回府即使她不来告诉我,我也会从姐姐处知道,她为什么会故意来说这些的呢??“其实你不必介怀这些事,日子久了,自然什么都看的惯,装的下了”,原来她是来当说客的?可是是谁让她来的呢??是姐姐??还是胤禛???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胤禛,总觉得心里难过,我好似做不到姐姐那样大度,更做不到钮祜禄氏那样能忍,“姐姐的日子都是这样过来的吗??”,钮祜禄氏听我这样问,眸中多了些意味深长,回道“我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我从不敢多想,他能从心里记起我,偶尔来看看我,我已经很开心了”,偶尔??她嫁给他为妻?却只要求偶尔??我真的做得到吗??只听钮祜禄氏又说道,“既然选择了他,就不要顾及太多,那样只会彼此伤害,只要他心里还有你,哪怕是一点点,那你还怕什么呢??”.

原来在她们心里是这样想的,我无力道,“我没有害怕什么,我只是还不习惯”,钮祜禄氏闻言,轻叹道,“他心里是有你的,你还想要什么呢??”。

钮祜禄走后,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想要什么???想要他娶我??专心的爱我一个,又或是为了我放弃皇位,与我一起归隐山林吗??

不再理会所谓的人间烟火??可是他真的做的到吗??

我立在佛像前不停的问自己他是否做的到??我又是否做的到??可是老佛爷三缄其口怎么也不肯给我一个答案。

巧儿来劝过我许多次,说是这样一直站着仔细腰疼,可是我的心,却一动不想动,只想这样静静地站着,甚至想着,与其与她们一直争奇斗艳,倒不如,长伴青衣古佛来的痛快。

许是站久了,又是严寒季节的原因,只觉得自己身上的热乎劲已过,丝丝凉意自背后而来,正当此时,一件狸黄色大氅自身后而来,瞬间温暖了许多,回眸处,却是胤禛清冷的摸样,他没有过多的语言给我,可是对我来说,如此已经足够。

转眼已经是Chun节前夕,天气异常的冷,早晨起来,巧儿特意给我加了件披风,到了姐姐屋里时,胤禛也在,给他请过安,才得了准坐在姐姐身边,姐姐替我暖着手,边问“这手怎么凉的这样”

说着边把手炉塞到了我的手里,而胤禛坐一处,面如初Chun,虽不是热情似火,可是也能看的出来,他心里还是很乐意见到我们这样和睦的。

他见我向他看去,嘴角倒是多了几分笑意,“十七叔,阿玛就在屋里,不信弘历带你去看”,或许是因为胤禛一惯冷清,三人对坐了一会,始终没有人开口说话,忽觉得有些尴尬,却听见弘历稚嫩的声音,三人齐刷刷的向外看去,只见弘历一身灰色带暗花的袍子外面一件同色的坎肩,拉着胤礼走到屋里,忙给胤禛行礼“弘历见过阿玛”,四爷示意他免礼,弘历看向十七,得意道,“十七叔,我没有骗你吧”。

弘历好似不怎么惧怕胤禛与胤礼他们表现的很是可人,而胤礼显然对自己的小侄子表现的是一百分的喜欢,**溺道,“没有,弘历最好了”言罢又**似得扶了把弘历的脸颊,胤禛见到这样的情景也不由的笑起来,说道,“弘历,到你额娘那里去,阿玛跟你十七叔有事商量”,“十七爷弟,咱们去书房”说着提步走现行,胤礼笑睨我一眼随后离去。

这是我来到雍王府之后第四次见到弘历,弘历今年也有八岁了,因为姐姐自从弘晖夭折之后至今膝下无子,而胤禛则是让弘历,弘昼他们兄弟两个称呼姐姐额娘,对姐姐来说,弘历他们是姐姐自失去弘晖后莫大的安慰,对弘历的**爱自然不言而喻,

正盯着姐姐和弘历玩闹,忽觉得屋顶沙沙的作响,我惊喜道,“姐姐,下雪了”,姐姐笑回道,“是啊,下雪了”,因为自己是北方人的关系吗??记得在上海时,若是整个冬天若是没有雪,好似没有过完冬天一样的期待。

更何况这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场雪,想想都觉得稀奇许多,恨不得马上出去,正想走,姐姐道,“哎,下着雪别出去了”,如此好的事情,我怎会希望被打扰,回眸看着姐姐说道,“知道了,我不会出去,只是在回廊里走走”,姐姐许是笑我这么没出息,说道,“把斗篷穿好”。

巧儿很是敏捷的来到身边,拿着的是件衣帽一体的桃红色镶金斗篷,她很快帮我帮系好,我刚想抬脚出门赏雪,弘历却跑到我身边,抱着我,道“姨娘,我也想出去玩,你带着弘历吧?好不好??”,看着他哀求的小眼神,一时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怎样?向姐姐投去请示的目光,姐姐许是很乐意我与府中众人搞好关系,回道,“去吧”。

我点头示意,牵起弘历的手出了房间,因为我知道弘历的未来,所以一直待他很好,不因为旁的,只希望给自己的未来也留条后路。

除去我想巴结他的事实,其实弘历长相甜美可爱,为人热情,性格洒脱与世无争,难怪康熙与胤禛都那么喜欢他。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好似老天都有点耐不住性子,这才多会,天空已经由冰晶转为鹅毛大雪,它飘飘然在空中打转,不一会又落在雍王府里的每一个角落,纯白色的颜色,美美的,不夹杂任何情绪与故事。

我正自顾赏雪,弘历望着我说“姨娘,咱们去哪”,看着他期待的眼神,我笑道,“咱们看雪去”,弘历的小手很温暖,他似乎也很乐意与我亲近,只觉得手间他的手,努力又努力的紧拉着我的手,我有些好奇的向他看去,他却冲我讪笑,那样的笑,在他与世无争的眼眸中美极了,半响弘历问道,“姨娘喜欢弘历吗?”,我无疑的回道,“当然喜欢了”“弘历也喜欢姨娘”。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自他口中而出,心里安慰好多。

陪着弘历在雪地里玩闹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打扰乐在其中的弘历,总是害怕这样的寒冷会把他冻坏,所以还是把他送到了姐姐处,姐姐瞧着我们湿漉漉的衣帽,和鹿皮靴子,嘲弄了好久,不过看在弘历那么开心,也不再怨怪了。

我自姐姐处出来时,弘历本还想一起来,只是碍于姐姐,他还是没能如愿,我支走了巧儿独自漫步长廊下,只是雪花在空中随风而走,有许多被吹落在廊下的长椅上,也有许多被吹落在花草树木上,远远看去,竟分不出是雪,还是**花开,或许这就是,白雪却嫌**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的意境吧。

我自廊下以忍不住站在雪中,任由雪花落下,偶尔落在脸颊上,并未感到寒冷,觉得轻轻的,痒痒的,很舒服。

不一会功夫,我已浑身是雪,就连脚下的鹿皮靴子也变得高了许多,我连忙躲到前面的畅心亭下,紧跺了几下脚,瞬间觉得脚下轻了许多,正得意,抬头竟然看到了亭前不远处的那颗红梅下,胤礼与胤禛正盯着我看,许是因为雪下得急了些,他两已经浑身沾满了雪花,见我向他们看去,附又提步进了畅心亭,

只见十七面如暖Chun,一身裘绿色长袍外罩着一件同色毛领的坎肩,他笑着,放佛他在雪中再多呆一会,雪就被他暖化了,而一旁的胤禛而是一贯的淡定,只是他一身绛红色的袍子把脸色衬托的很白皙,整个人看上去很精神,他面色暖意,只是淡淡的,可是落在我眼里已经温暖之极。

十七先胤禛一步到我近前,笑递给我一支红梅,我虽未近闻,却在接到手中时,闻到阵阵梅香,我看向胤禛时,他正盯着我在雪地里冻得通红的手看,许是胤礼在他不好说什么,睨我一眼,面带些怨怪,随后是一声似有似无的轻叹,胤礼立在一旁许是没有在意,问道,“这么冷的天,你不在屋里还好呆着,跑这雪地里做什么??”,胤禛依旧无语,只是他也盯着我看,好似也想知道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