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深宫妖娆:弃妃归来》深宫谋之弃妃为后 小白文 深宫妖娆:弃妃归来Size Queen

更新时间:2021-02-01 12:02:55

《深宫妖娆:弃妃归来》深宫谋之弃妃为后 小白文 深宫妖娆:弃妃归来Size Queen 连载中

《深宫妖娆:弃妃归来》

来源:作者:墨家小非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舒望晴,穆夫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深宫妖娆:弃妃归来》的小说,是作者墨家小非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景福宫里,皇后何德音的判断,与舒望晴完全一致。...展开

《深宫妖娆:弃妃归来》免费试读

景福宫里,皇后何德音的判断,与舒望晴完全一致。

“德妃没有理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喻莹莹就算再不堪,德妃想要将她甩掉,也不会急于这一时。”

“所以这事一定是穆夫人的手笔!”

皇后坐在妆镜台跟前,望着镜中人雍容华贵的面貌,淡淡地说。

景福宫大宫女铃兰小心翼翼地梳理何皇后散下的长发,轻声说:“那……那晴贵人,不也是在此事之中得利的?”

何德音并不怎么在意,只说:“舒氏只是一介小小的秀女,事先又不知道宴上会联句咏菊,她要在长乐宫里做那样突如其来的安排,绝无可能。此事只有穆夫人能做得到。”

她想了想,突然笑了出来,说:“穆夫人当初曾经半路截走皇上,阻了人家侍寝的路,如今她一手安排的好局,却叫晴贵人得了最大的甜头。”

“这真是一报还一报啊!”

何皇后随后得意地笑了起来——眼看着穆夫人吃瘪,她当然开心。

“本宫明面儿上是吃亏了,可是皇上那里,却会觉得本宫宅心仁厚,一切所作所为都是在息事宁人,不起事端。所以皇上愈发会放心,将这执掌六宫的权力,留在本宫手里。”

“此后,穆夫人一定还会与晴贵人过不去,德妃也未必会就此闲着,而本宫,正好乐得坐山观虎斗。”

*

弄玉小筑那里,贺长亭离去之后,舒望晴独自一人坐在后院观景喝茶,而暖蕊和冰翎两个人,则开始整肃起弄玉小筑里的内务了。

连钟茂德在内,弄玉小筑新进的四名宫人和四名内侍,站成两列,却是由暖蕊在教导。

“好教你们得知,我们晴小主是青州淮庆道人氏,与青州左家关系最近。舒家世代忠良,是极得皇上看重的……”

舒望晴饮一口茶,忍不住微笑——这暖蕊真是大话说起来,一点儿不怕闪了腰。

“咱们在宫中侍候的,首要的一条就是要忠心!在这个院儿里,大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小主好了,大家都好,小主要是不好,大家也都跟着没脸……”

“所以,为了小主的前程,咱们就该齐心协力为小主着想。若是你们当中有谁干那些吃里扒外的事儿,叫我暖蕊知道了,哼哼……”

新进的宫人与内侍们赶紧纷纷应下,表示绝对不敢做分毫对不起舒望晴的事。

舒望晴听了越发暗笑,觉得这个暖蕊装腔作势起来,还是蛮会吓唬人的。

一时她放下茶盅,过了一会儿,冰翎悄悄地就溜到后院来,低声将自己观察的结果都禀报给舒望晴。

“小姐,四名宫女,叫翠竹、碧桃的两个,年长老成些,看样子,各宫里的路径与人头也熟,适合外出走动。”

“叫谷雨、小满的两个,进宫不过两三年,眼神单纯得很,但是人都还算机灵,依奴婢看,可以好好地教。”

舒望晴点点头,说:“碧桃名字不好,犯了德妃的讳,以后会授人以柄,你去与她说一声,就说我说的,命她改名叫翠柏吧!”

“另外,以后办差,尽量少让翠柏有与宜华殿德妃的人接触的机会!”

冰翎听了一凛,“小姐,您的意思是……”

她不用舒望晴再解释,已经全然明白了。

“四名内侍里头,姓邓程的两个,是老实本分的样子,但是年纪也轻,在宫里办差没什么经验,眼下是只能跑跑腿,办点杂事。”

“姓万的那个,看上去就是精明得不得了的样子,人也油滑,用是好用的,但是恐怕不牢靠。”

舒望晴点点头,说:“我知道了。那个钟茂德呢?”

冰翎神色就有些尴尬,摇了摇头,说:“看不大出——”

舒望晴微微叹了口气,她早就有种感觉,这个小钟,应该是个难缠的人物,只是现在还弄不清他究竟是哪一方的人。

他若是萧怀瑾安排下来看着弄玉小筑的人,那还好说,可若是皇后、甚至是穆夫人那里遣来的人呢?

“没事,再看看,多处一阵,就能看清楚了。”舒望晴安慰冰翎,接着便起身,扶着冰翎的手,来到明厅之中。

宫人与内侍见到舒望晴亲自过来,都忙不迭地伏身行礼。正好暖蕊也训话训得口干舌燥了,冲舒望晴一笑,自己退下去喝口水。

舒望晴随意地坐下,眼光自面前八个人脸上一一扫过,淡淡地道:

“弄玉小筑这里,别的不能说,赏罚一定会分明——”

她话说得虽平淡,眼前的几个人却大为紧张,好似在舒望晴面前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但只要你们真心待我,我便一定不会亏待你们!”

舒望晴虽然说得简短,可是效果却绝对强过暖蕊刚才巴拉巴拉说的一大堆。

下面立着的从人们,都是神色凛然,脸上绷得紧紧的,齐声应道。

“是,奴才们谨遵晴小主的吩咐。”

*

到了晚间,舒望晴用过晚膳,独自一人坐在灯下。

暖蕊则在弄玉小筑宫苑门外盼了又盼,灯掌了好久,才慢慢进来,嘟着嘴,说:“敬事房怎么还不来人?”

舒望晴在灯下执笔画着什么,毫不在意地说:“这时候不来,敬事房便不会再来人了。暖蕊,命他们将宫门下锁吧!”

暖蕊应了一声,恹恹地去了,一面去吩咐,一面还嘟哝着:“这刚晋封的小主,皇上也不来看看……”

舒望晴全然不在意,说:“重阳之后是太学取士,皇上这一两天都不会有工夫进后宫的。”

她笑暖蕊:“傻丫头在那儿白等什么呢?去,去把小钟传来,我有事要吩咐他。”

暖蕊才晓得自己白着急了,吐了吐舌头,去传小钟。

钟茂德来到弄玉小筑的正厅之中,朝舒望晴行了一礼,恭敬地问:“小主有何吩咐?”

舒望晴抽了一张纸出来,递给小钟,说:“你看一下,然后烧掉。”

小钟接了,那纸上用炭笔绘着一名内侍模样男子的侧脸,虽只是寥寥几笔,但是画得极为传神。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